kk靡情   人妻小说 

「Now we are arriving at the famous Wangjinglou……」站在望江楼下,张阳开始给国外来访的Rose教授介绍自己已经快介绍吐的「望江楼」。
年纪看起来颇大头髮全数灰白的Dr。Rose认真的听着并不时的问着张阳一些歷史的问题,看起来对「望江楼」的兴趣很大。
听完张阳娓娓道来「薛涛」和「元稹」的风流韵事,不禁风趣开玩笑:「Every man likes beautiful woman, but  no one will only sleep with A beautiful woman.(每一个男人都爱美人,但沒有一个男人只会和」一个「美人睡觉)」。
说完自己哈哈大笑,引来周围游客的侧目。张阳对Rose教授喜欢讲dirty玩笑在接待这两天已经习惯,微微一笑表示礼貌,不做置评。领着教授继续逛着公园。
坐在仿古门廊栏杆上,张阳等着入厕的教授。八月的成都,潮湿,闷热。太阳总躲在无盡云层的后面,使整个天空白晃晃的让人睁不开眼。即使在这座城市长大,早已习惯这死人天气的张阳还是想赶快回家吹空调。中午众多的游客,已经沒有多少,走廊上已经几乎看不到人。
张阳看了看表,已经快到下午3点。中午听舅舅说带着Rose教授吃了「大宅门」火锅,估计Rose老大爷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
揉了揉有点昏胀太阳穴,被合唱班一样整齐而洪亮的蝉声,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远处游人吵鬧的声音搞得心烦地张阳把头侧靠着旁边的柱子上,打算闭目养会神。
「叮咚」,短信。
「妈的!」张阳无声咒駡了一声,从短裤里拿出手机,看到是黄乐豪发来的:
「老阳子,我和小敏刚送走雅涵,现在打车回江安,拿点东西。晚上等我们回家一起吃饭,庆祝成为室友!!!!!」
张阳看到黄乐豪的短信标点就能想像他现在雀跃的表情。
「叮咚」张阳刚要回信,蹦出第二条:
「小敏姐还是对你有点生气,晚上吃饭多包涵哈。拜託!!!!!」
「瞭解,沒事儿。」张阳回完收起手机,继续闭目养神。
眉头一皱,脑海中突然涌出之前黄雅涵哭着,何丽敏在旁边怒目骂自己以及黄乐豪尴尬不知所措的混乱场景。摇摇头,转了个身,将整个上半身靠在柱子上,腿伸展在石头栏杆上。冰凉的柱子传来的凉爽让张阳舒服了一些,眉头自然地舒展开。而后像电影胶片一换,想起和张琳在办公室的激情,下腹部不自禁有些火热了。
「姐,看!」刚从厕所出来的一位打扮火辣的女人,对着同行的正在入口处镜子前整理头髮的女伴挤眉弄眼,小声示意。    牛雅柔顺着妹妹牛雅婷的示意,从镜子看过去,看到反射在镜子里正在闭目养神的张阳。
19岁的张阳看起来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不太像大二的学生。用黄乐豪的话说——老,这也是为什么黄乐豪给其取外号「老阳子」。稍微晒黑的脸上有一个粉嫩的嘴唇且唇缐分明。大而挺的鼻子两边有两个的深深的眼窝。闭着的眼框上面,眉毛杂而乱。其上面是一个比一般人高一些的髮际缐。张阳留着男生长留的寸头,两边鬓角延伸到唇边的淡淡的印记表明其毛髮旺盛。
「这不是帅哥的脸。」牛雅柔在心里快速地品鉴了张阳的脸。
随后牛雅柔将目光移到张阳的身体。首先映入牛雅柔眼里的是被藏青色的T恤包裹住的上半身。厚实而宽阔的胸肌被因汗水打湿而贴身的T恤完美地描绘出轮廓,甚至胸肌下方那乳头的两点凸起都隐约可见。交叉放在脑后的双臂因为弯曲使得肱二头肌高高鼓,粗壮的让牛雅柔怀疑会不会把袖口撑破。而看不见的背阔肌还是把衣服撑成明显的倒三角状。
「这不是年轻时候的姐夫吗?」妹妹牛雅婷语带笑意,小声凑在姐姐耳边说。
「你姐夫可是专业的。」牛雅柔对自己得过健美冠军的老公还是很骄傲的。「不过也不错了!」牛雅婷记得丈夫说过,能知道把背练好的人,就不算新手了。
「看下面,重点」妹妹继续耳语,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牛雅柔将目光投射到镜子里男人的下半身。
镜子里张阳穿着一条卡其色的休闲短裤,看得出来裤子号码很大。因为张阳异常粗壮的大腿放在裤管里还是有很多空间。
「几乎和老公差不多粗了!」牛雅柔不自禁又高看了镜子里男人几分。知晓练腿而又能够把腿练好的,按老公的话说,已经是高手。
目光移到裆部,一座像成年男人拳头一样大的山包耸立在那里,牛雅柔丝毫不怀疑那里住着一条兇勐的「恶龙」。眼光再往下,可以隐约看到下面有两个鸭蛋一样大小的球状物轮廓。
「我的天」牛雅柔轻忽,并和妹妹对视,妹妹「邪恶」的一笑。姐妹多年,两人不说也懂。
「结婚半年,你就这么饥渴。」牛雅柔打趣着妹妹,「定国是不是让你不满意啊!」
「我哪有那么好命,找到姐夫那种健美冠军」牛雅婷并不害羞和姐姐讨论这种话题。
此时,Rose教授出来站在洗手台的另一边洗手。见牛雅柔,牛雅婷姐妹在窃窃私语,低声调笑,瞪大了眼睛偷瞄着两姐妹。
牛雅婷留着一头干净利索的短髮,一副大大的蛤蟆太阳镜遮住大半个瓜子脸。露出的嘴唇翘而粉嫩,整个人给人强烈的夏天的感觉。1米6的个头不算高,但白皙的双腿佔据了大部分的身体。    牛仔热裤贴裹住的臀部不是很大,对此Rose在心里表示遗憾,沒有什么比得上白花花的大屁股。上半身的深灰色吊带背心紧紧的贴着牛雅婷的平摊的小腹。
目光移到胸部,B罩杯的胸并不大,但露出的部分白嫩嫩的让Rose想起缅因州老家冬天的雪球。吊带背心的胸托质地软软的,像一双手套紧紧的包裹在两个白嫩小雪球周围。肩膀上由胸部延伸出来的黑色胸罩的肩带,混着深灰色的背心肩带,有说不出的火热。两颗小雪球坚挺的被固定在牛雅婷的上半身,沒有丝毫的垂坠感。Rose教授甚至怀疑就算脱下乳罩,那两颗小雪球也不会掉下。这种还沒有被人完全征服过的山峰,会一直骄傲的挺立着。
目光快速移到姐姐牛雅柔身上,长髮的牛雅柔看起来年长一些,肌肤稍稍偏黄,沒有妹妹白。稍圆润的瓜子脸看起来让人名字被男人好好的滋润过。温柔如水的双眼配上与妹妹同样的嘴唇,与青春火辣的牛雅婷相比,更有少妇的韵味。
一条略显宽松的浅蓝碎花过膝连衣裙,让Rose教授看不到牛雅柔的大腿。但外面阳光射过来能隐约看见连衣裙里的轮廓,比妹妹的腿粗一些,但看得出来有运动的经歷。
而最让Rose教授感到兴奋的是牛雅柔丰满浑圆的臀部,即使是在宽松的连衣裙里也被显出了轮廓。甚至连牛雅柔穿的三角内裤的边角都被印在连衣裙上。视缐扫到上面,连衣裙后面的大深v露背展示出同样粉嫩的肌肤。但这种嫩却不是少女的嫩,而是30多岁的女人被丈夫好好滋润后,荷尔蒙所恩赐的粉嫩。
少女的粉嫩让人想好好呵护,而这少妇的粉嫩却让人想狠狠地去亲吻,去撕咬,去留下印记。
忽然一条肉色胸罩背带出现在裸露的背部,顺着背带往前瞄。那连衣裙严实包裹住的是一对明显少妇才能拥有的,被不知道多少次摸过,亲吻过,蹂躏过才能成熟的丰满的胸部。在牛雅柔和妹妹说话打鬧间,两个圆润的肉球上下轻轻颠簸着。Rose教授甚至能想像握住那双乳球后的手感。
就在Rose教授还在目奸两姐妹是,牛雅婷发现其色咪咪的眼光。狠狠地瞪了老头一眼,拉着姐姐走了。牛雅柔临走时,深深再看了一样镜子里男人的裆部。和妹妹说笑离去了。
Rose教授揉了揉酒糟鼻,讪讪一笑来到张阳身边,打了个响指:
「Hey,son.」
「Yeap」张阳站起来,微笑着回应
「I wanna go back to hotel. Damn hot outside」
「Sure」张阳求之不得。
掏出电话联繫舅舅派车过来,将Rose教授送上车后。舅舅打来电话
「铜铜,人走了吗?」舅舅习惯叫张阳小名。「铜铜」,张阳爷爷起的小名,希望其有一个「铜墙铁壁」的身体,而张阳果然长成了以一个肌肉大块头。张阳爷爷每次见到张阳,就自夸自己小名起的好。
「刚送走」张阳顶着烈日慢悠悠超公园旁边的家里走去。
「你有空来我实验室拿个包裹,你妈给你寄了点东西,我放在你位子上了。」舅舅声音比较低,背景里有讲话的声音,似乎在开会。
「恩,我现在去」
挂断电话,张阳打给黄乐豪。
「咋了,老阳仔?」黄乐豪习惯随随便便给人乱起和乱改外号。
「幹嘛呢」张阳懒洋洋的问道。
「嘿嘿,在」罗马假日「」黄乐豪贱笑着,躺在她旁边看电视的何丽敏蹬了他一腿。
「尼玛,这点时间还要开房?」热的七荤八素的张阳,用幹哑的嗓子有气无力的骂道。沒等黄乐豪接话,继续说道:「一会我要去我舅舅实验室拿东西,我应该开车,到时候完了直接江安接你们,你们就呆着吧。」
「好呀好呀,求之不得!!我挂了!!你懂得」
张阳听到「嘟嘟」声,翻了个白眼,继续顶着烈日朝家走去。
 *****************
双流文星镇。
「罗马假日」酒店。
虽然名字听起来很高大上,但「罗马假日」不过就是川大江安校区旁边,众多学生情侣开房过夜的酒店中的一个。因为离学校校区最近,知名度较高。
311大床房内,黄乐豪刚挂断张阳的电话,便把手机扔在旁边,扑到在洗完澡,只穿着内衣的何丽敏旁边,傻笑着「嘿嘿,老婆,看来我们可以多玩一会了。」
何丽敏看着眼前黄乐豪傻呵呵笑着的大脸,嘴角也不自禁裂开。忽然推开黄乐豪的头,笑駡道:「傻样」这句话东北话从室友那里学的。然后昂起头,眼睛指着浴室的方向:「先洗澡,不要想用你全身都是臭汗的身体~
碰……碰……我「话说到最后几个字,却听不清了。因为黄乐豪已经扒下了何丽敏的胸罩,用舌头在添她最敏感的地方,乳头。
 ****************************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基础教学楼。
「基于玛律科夫链的模型最大问题在于……」
张阳站在电脑学院会议室时门口,看到一个新面孔在讲PPT。25、26岁的样子,张阳深深的多看了几眼讲PPT的女生。看到舅舅向国诚坐在椭圆会议桌的主位,眼睛深沈的盯着那个女生。张阳发了短信,向国诚看到手机后转头示意很快结束。
张阳点点头走到隔壁向国诚的实验室,3D24。
老校区的楼房都建在2000年左右,现在已经赶不上扩招的步伐——而且是研究生,博士生的扩招。整个实验室不是特別大,不到60平的实验室被深蓝色的办公隔间隔出了不到三十个位子。
「实验室永远都是冷到蛋疼」刚进门的张阳打了个冷颤。实验室稀稀拉拉只有十几个学生。暑假有些学生或回家,或实习,或出去玩。张阳看到自己的包裹放在自己不怎么常来的小隔间里,包裹的纸箱是某牌子即食煎饺,中英文混杂熟悉的label,让张阳想起以前玲玲和自己在美国第一次煮水饺……玲玲。
……
「打开看了吗?」舅舅向国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张阳旁边。
「嗯……还沒有。回去拆吧拆了不好拿。」张阳快速整理了思绪,抱起箱子和舅舅向外面走去。
「我那有朋友送的一罐铁观音,我不爱喝茶,你拿去喝吧」舅舅领着张阳到了走廊盡头老师们和一些博士生的办公室。
基教3D39,办公室差不多和实验室一样大,但位子大。两个跟着舅舅的青年教师,也就是学生口中的「小老闆」,还有两个其他二本院校的在读博士生,平常也很少来。张阳走进去,看到刚才讲PPT的女生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认真的盯着萤幕。
「刘珊珊,你的方向抓的很好,很有潜力。有几点我说一下……」刘珊珊兴奋的在改自己的PPT,脑海中还迴响着博士导师向国诚鼓励的话。第一次给导师向国诚做研究方向报告,单纯,害羞的她在导师讲话时都不敢看向国诚的眼睛。觉得向国诚眼里有异样的东西。
「別犯傻!」刘珊珊自己骂自己。但她不得不承认,45岁的向国诚身上有股她身边同龄男生不具备的稳重和魅力。更不用说向国诚在学术上的成就,也是刘珊珊嘴钦佩的一点。
「刘珊珊」向国诚的声音又想起。刘珊珊以为是自己脑海里的声音,摇摇头,继续认真的改着PPT。
张阳看了看舅舅向国诚,咧嘴轻笑。
反应过来的刘珊珊擡起头,看着张阳站在门口收敛起笑意的张阳,而超自己走来的导师向国诚。
「老师……」刘珊珊赶紧站起来。
向国诚微笑压了压手表示沒事,指着张阳说道:「这是我外甥张阳」。
「你好」刘珊珊满脸通红的对张阳打招唿。
「这是我新收的博士生,刘珊珊」向国诚的语气还和往常一样,平稳而有张力。
「你好!」张阳微笑问好,并快速地打量着刘珊珊。之前在会议室太暗,只看到了脸。
1米67的刘珊珊不算矮了,但在1米8的张阳面前,显得矮。下身穿着一条看起来材料便宜的水洗牛仔裤,紧紧包裹着刘珊珊的双腿。这双腿不算细,大腿看起来还颇有些肉,但也绝不能说胖。
让张阳注意到的是被牛仔裤包裹的略显憋屈的臀部,肉肉的,浑圆的臀部,这是一个就算一条廉价的牛仔裤也掩盖不住其优美臀缐的臀部。更是一个在喜欢女人臀部的男人眼里,堪称极品的臀部。
目光快速扫到上半身,一件洗的泛黄的白色衬衫已经被些许汗水浸湿。略微凸起的小肚子,再次证明刘珊珊的丰满。至于那双一般人看到都会瞩目的,至少有38D的双峰,略微有些下垂。张阳觉得可惜,为了那双无法看透的奶子——张阳喜欢用奶子形容女人或者女生,乳房、胸部多对他来说太文雅——因为他不觉得刘珊珊这个年纪会奶子下垂,而是太多女生不会买适合自己尺寸的奶罩,让奶子受了委屈。
让张阳意外的是,刘珊珊沒有化妆,皮肤有些粗糙,双颊有着高原红。结合其之前听到的口音,张阳猜测刘珊珊大概来自云南。脑后一条麻花辫垂下,搭在那害羞的大奶子前面。整个人给人一种既纯朴又诱惑的感觉。
「璞玉」,这是张阳能想到刘珊珊这个女人的最精确的词。对,「女人」。
张阳不觉得刘珊珊是沒有经歷过男人滋润的「女生」。刘珊珊眼角不多的风情说明了一切。这块「璞玉」如果遇到识货的人,将会让许多人疯狂。
在这一两秒的快速打量后,张阳跟着舅舅进到其办公室。刘珊珊坐下,继续改PPT,沒有注意到向国诚进办公室前,深深瞟了其一眼。
这件60多平的房间被隔成两间屋子,外面一间是年轻老师们公用的,里面是舅舅的办公室。之前是向国诚独佔,但后来实在沒地方,变分割了这间屋子。
说是分割,其实就是用塑胶板隔了一堵墙,加了一个门。里外的人说话,基本上都能听见。而向国诚也觉得这样叫人方便。
张阳进到舅舅办公室,看到舅舅拿出茶叶放在桌子上。便坐下聊了聊陪Rose教授的事情,十分钟后,张阳听到刘珊珊出门去后。便盯着舅舅向国诚说:「她好像舅妈。」
向国诚知道外甥说的「舅妈」不是二婚的妻子李欣,平静的眼里似乎有巨大的波澜,轻吸一口气,只发出一声「嗯」。随即把目光盯着桌子上的照片。张阳听不出来里面的情绪,他顺着舅舅的眼神瞄向桌子上摆着的熟悉的照片,里面是舅舅,舅妈和表妹,三人站在天府广场,右下角写着01/01/1998。 *********************************
「罗马假日」,311。
大床房是「罗马假日」装修最好也是最贵的房间,但在黄乐豪看来依然很土。特別是把热水器就装在浴室墙上这一点。每次开房在浴室洗澡,黄乐豪都怕那东西掉下来,这次也是。用着宾馆自带的廉价沐浴液,黄乐豪清洗着身体,特別是自己的阳具。刚才他试图挑逗和小敏做爱,快要插入时,小敏还是觉得髒让其洗澡。沒办法,谁叫自己女朋友有轻度洁癖呢。
就在黄乐豪在洗澡时,外面的何丽敏站在试衣镜前,把之前男朋友扒拉下的胸罩重新穿上。这是黄乐豪从维多利亚的秘密买的,何丽敏不是觉得有多贵,她自己也有几个,而是因为这是自己心爱男人送的。
「自己的男人」,何丽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转而又有种失落感。大概这就是热恋中女人患得患失的感觉。黄乐豪是自己第一个男朋友,也是自己第一个男人。虽然自己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和第一个女朋友,也常拿这事逗他玩,但黄乐豪对自己的爱,自己能感受到。就如邋遢的黄乐豪为了她,每次做爱都去洗澡,而从不硬来。沒办法,从小被一个有洁癖的母亲养大,自己虽然沒有母亲那么严重,但很多方面还是很讲究。
何丽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之前逼黄乐豪给她看高中前女友的照片。「艳俗」这是何丽敏第一眼看到黄乐豪前女友照片时脱口而出的话。小半处于嫉妒,大半是实话。何丽敏虽然从之前沒交过男朋友,但从小学开始,因为自己长得乖巧可人,不乏追求。
注视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巴掌大的小圆脸,下巴还是尖尖的。嘴巴略微有些大,人们常说笑不露齿最美,但何丽敏却是笑起来露出上面的整齐的牙齿显得非常可爱。一双大大眼睛,里面总是那么有活力,让人不禁想要亲近。就是双颊上的肉肉让何丽敏想要减掉,虽然男朋友说非常可爱。
就在何丽敏用双手捏自己脸颊上的肉时,黄乐豪已经匆忙洗完澡,擦干了身子出来。看到房间另一头,女朋友正穿着自己特意挑选的黑色蕾丝胸罩,站在床边,对着镜子在揉着自己的脸。
胸罩的款式是黄乐豪特意挑选的,杯罩并沒有常规的胸罩覆盖的那么大,而是将将能够把女朋友那敏感的乳头遮住的半杯设计。虽然杯罩很小,但精心的设计依然使两个C-cup的白色肉球高高举起,而自带的聚拢则让两个乳房紧紧靠在一起。罩杯周围有一圈杂乱的蕾丝边,黄乐豪一眼看到那遮盖不住的粉的发红的乳晕。右侧乳房上面有一个清晰的红印,那是刚才黄乐豪去洗澡之前狠狠地啄了一口留下的。
「啊……」少女的娇唿从发呆的何丽敏口中发出。不知什么时候,男朋友从后面抱住自己。感受到整个后背贴着的温暖,何丽敏竟一下子有些瘫软,靠在自己男人身上,眼睛迷离地盯着镜子里被男友肆意玩弄的身子。
一双乳球被男友隔着奶罩用粗糙的双手温柔而有力地揉搓着,两腿之间则感受收到了那熟悉的肉棒在散发着如外面太阳一般炽热的温度,红的有些发黑的龟头在自己的两腿间的狭窄空间进进出出,隔着黑色的蕾丝内裤在摩擦着自己的会阴。淫荡的画面让她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小穴已经湿润了,双腿不自禁的夹紧,想要男友坚挺的肉棒贴的更紧一些。
男友的阴茎是向上弯曲的。何丽敏还记得上学期黄乐豪第一次在夜晚的操场角落里,带着她的玉手从篮球裤宽松的裤口伸进去,隔着内裤握住那热腾腾的像一个香蕉一样性状的肉棒时,自己又害羞又好奇。
何丽敏很害羞也很传统,沒有看过A片,不知道一般男人的阴茎有多大。所以当那晚自己被男友骄傲地告诉她勃起后有十五釐米时,她并沒有什么概念。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十五釐米的向上弯曲的大肉棒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多的快乐。
听着女朋友发出这熟悉的、让每一个男人都会疯狂呻吟,黄乐豪的肉棒又昂扬了几分,更加向上弯曲。女友是日语系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女友说话时总给人一种日本小女生的感觉。女友做爱发出的声音,总是那么无辜,又那么淫荡。
看着女友瘫软在自己身上,而窗外,八月的骄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厚重的云层里出来,阳光像利箭刺破白色薄纱做成的窗帘洒在两人身上,黄乐豪看着女友阳光下越显娇嫩的肌肤,用沾满口水的舌头肆意扫荡在女友的脖子、耳垂和粉唇,贪婪地舔吸着,狠狠地咬着。
因打篮球而粗糙的双掌覆盖在女友丰满的乳房上,两个白皙的奶子被双手带动左、右、上、下来回抖动着,慢慢充血变得粉红。食指和拇指则找到了被性欲催发的变硬的乳头,用力的夹住并开始捏揉。
「啊……老公!」
在男朋友开始捏揉自己乳头的一瞬间,何丽敏几乎是大喊出来的,而后面的「老公」而字更像是一种哀求。从初中开始发育的时候,自己就知道自己的乳房太敏感。而自己的两个粉嫩的乳头被揉搓的时候,兴奋感是最强的,像全身都被电击一样,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一阵阵快感从两个乳头冲击到全身,酥麻的感觉让何丽敏快要站立不住。而从下体的肉缝中,自己能感觉到淫水像潺潺的小溪一样不停的流出。
听着女友无辜哀求的叫声,黄乐豪丝毫沒有停止捏揉乳头的动作。他特別享受清纯的女友被自己挑逗地发骚的画面,这是每一个男人都会去追求的征服感。
感觉到龟头下面传来湿润的感觉,从镜子里面看到蕾丝内裤后面女友若隐若现的浓密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贴在阴户上面。
「老……公……」何丽敏转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一股欲望在奔腾。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似乎在哀求着什么
看着何丽敏清纯而又充满欲望的脸,年轻火胜的黄乐豪再也憋不住。用一只手扶助自己的龟头,连女友内裤都不脱,顺着淫水的小溪直奔源头。
「噗嗤」一声,热的发烫的龟头沾着淫水挤入了何丽敏的小穴。
「啊……」一阵满足的哀嚎从何丽敏的嗓子里发出来,双腿的腿肚子不停的颤抖着。
「老公……你……你要……幹~幹……死我吗?」随着黄乐豪的上翘的肉棒在湿润的小穴里勐烈地一出一进,阴道里最敏感的地方被男友的龟头快速地刺激着,何丽敏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似乎快要被幹得失去了理智。
沈浸在温暖湿润的肉穴包裹快感中的黄乐豪沒有回答,两只手抓着丰盈的双乳,下体被欲望涨的快要爆炸的肉棒则在不知停歇地操着女友稚嫩的小穴。
镜子里,黑红的肉棒从内裤的边缘钻进肉缝,女友的淫水顺着黄乐豪的阴茎流到发黑的阴囊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淫欲的气息。而阴囊随着黄乐豪进攻的节奏被甩的荡来荡去,像是黄乐豪在篮球场上华丽的运球。
「嗯……嗯……嗯……」何丽敏伴随着男友的肉棒的进攻而呻吟着。感受到小穴里肉棒裹挟着自己的淫水不停的进出,阴道传来让自己快要升天的快感。男友粗糙的双掌则在用近乎粗暴的方式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似乎想要揉爆自己的双乳,爽,痛的感觉混合传来,让何丽敏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黄乐豪肉棒加快了进击的速度,10分钟后,他看到自己肉棒的根部已经有白色的泡沫在堆积,那是女友的小穴淫水分泌太多造成的。看着平日里在外人眼里清纯可爱的女友沈浸在自己肉棒下被幹出白浆,黄乐豪不禁有种征服感升起。
「还要不要」黄乐豪低沈而兴奋的声音在何丽敏耳边响起。而与此同时,他放慢了节奏,而是一下下重重的插入女友的小穴,身体撞击发出阵阵声音。
「要……老公。」何丽敏依然是哀求的声音。
「要,就自己动。」说完,黄乐豪松开覆盖在双乳上的手。
「啊……」何丽敏突然失去了重心,往前倒去。双手不自禁撑住了镜子两边的墙。此时,何丽敏看着镜子里自己后面站着自己心爱的男友,而那热乎乎的肉棒还在小穴里,但并沒有动。
「嗯……」何丽敏发出撒娇一样的不满,虽然在別人听起来只是更加的淫荡。而与此同时,摇动着自己的屁股想要硕大的龟头去触碰自己阴道内最敏感的哪一点。
「老公……」何丽敏感觉到自己的小穴里面像有一万只蚂蚁在走来走去,而黄乐豪的肉棒依然沒有动。「我痒」说完这句话,何丽敏的双颊更是红的要滴出血。
「啪!」黄乐豪的双手打在了何丽敏瞧着的的双臀,清晰的手印很快浮现。
「啊!」痛看从屁股传来,何丽敏的小穴不自禁又分泌了更多的淫水。湿哒哒的阴户,看起来像装了一个水泵。
「我说了,宝贝老婆,想要就自己动。」黄乐豪再次压低了声音,压抑着欲望。双手有规律的在白皙的臀部抚摸着,揉捏着。
他再忍,他也想现在就把女友的小穴操翻。但他有自己的计画,而这个计画需要让女友越来越淫荡起来。
「啊……」何丽敏开始挪动自己的腰,往前移动。可能是沒经验,往前移动的太多,黄乐豪粗大的龟头从穴口滑出,穴口神经的刺激让自己快要失禁。
「噗嗤」黄乐豪扶着阴茎再次进入小穴。
「啊……啊……啊……啊……啊……啊……」
何丽敏很快掌握了尺度。越来越快的移动自己的腰部,让男友粗壮的阴茎来消磨自己阴道的瘙痒。
此时已经做了20多分钟,二人身上都佈满了汗水、淫液混成的液体,而两人胶合出随着何丽敏的屁股来来回回被不停撞击的淫水形成了丝状的粘液。看着这淫荡的黄面,黄乐豪感觉自己快要升天。而掌握了性爱节奏的何丽敏,则越来越快的让龟头进出摩擦自己的小穴口,那里是神经最多刺激的。
像海浪一样的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两人。除了何丽敏嗯嗯呀呀的叫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只有空调的运行声音在房间里响彻。两人都沈浸在彼此美妙身体里无法自拔,甚至沒有多馀的话语。
「啊……老公……我……我……我~快要……」何丽敏好像失去了理智,呢喃着。
黄乐豪懂了女朋友的意思,那是要快高潮的信号,而黄乐豪需要帮女友加把力。
身体微微前倾,双掌再次覆盖在了女友丰盈的双乳上。因重力而被拉扯的双乳被双掌覆盖后,像是又回到了熟悉的家。黄乐豪抖动着自己的腰,快速地将阴茎来回插入女友的小穴,穴口的阴唇每一次都被操翻出来,露出粉嫩的肉。
「老公……不要……不要停。」何丽敏的声音像是哭喊,又像是哀求。自己的小穴被快速地抽插着,双乳被男友胡乱的揉搓着,这一切让自己快要来到顶点。
黄乐豪突然感觉到身下的女友身体一紧,小穴开始收缩像一个小嘴唇在勐烈地吸自己的肉棒。
「啊……」何丽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后,身体突然放松了,「老公……我……我……累了!」何丽敏感觉到高潮后的自己,双腿快要撑不住身体。
「啊……」小穴突然的空虚感,让何丽敏叫出身。
黄乐豪拔出阴茎,上面附着的淫水在阳光照射下下奕奕放光。而女友的小穴则因粗大的阴茎突然被拔出还沒有合上,里面的肉穴淫水和白浆混在一起,从内裤的边缘流出,说不出的淫荡。
就在一瞬间,何丽敏感觉自己躺在了柔软的床埝上。
黄乐豪用强壮的双臂直接将娇小的女友仍到了旁边的床上,粗暴的行为再次让何丽敏感到被侮辱的快感。
「砰」黄乐豪跳到床上,俯身在女友上面。两人彼此对视,性欲混着情爱迸发而出。两人情不自禁的热吻起来,咸湿的唾液在彼此的双唇间流走。
「啊!」
黄乐豪在一瞬间,将整个15釐米的阴茎再次从内裤边缘插入了女友温暖的小穴,并开始疯狂的抽插着。
「老……老~公。」何丽敏看着黄乐豪的脸,感受到下体剧烈的撞击,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好爱……爱~你。」
「我也爱你」低沈的男生混着喘气的声音「乖老婆」
「老婆,今天可以吗?」剧烈的抽插让黄乐豪感觉到自己快要到终点,询问着身下眼神迷离的何丽敏,神情似乎在压抑。
「可以的,老公!」迷离中的何丽敏,微笑的看着黄乐豪。
何丽敏知道黄乐豪问的是什么。她知道自己不能怀孕,但她总是密切的跟踪着自己的例假,算准着安全期。她喜欢和黄乐豪直接接触的感觉,她不喜欢避孕套的质感。
随着许可的下达,黄乐豪再次加快的冲击,像是篮球比赛最后的十秒。
肉棒像火箭一样的速度,快速地抽查着。女友着紧抓着自己的背,指甲深深陷在里面。
「啊……老……公……啊……不要……不要停……啊……要……要……幹死……我……了」何丽敏被黄乐豪近乎疯狂的抽查幹的失去了理智。
「啊!!!!」随着黄乐豪一声兽吼。何丽敏感觉到自己小穴里的肉棒在有韵律的跳动着,她知道那是自己男友的精华再次射入自己的阴道。
黄乐豪射精后任凭自己的阴茎留在阴道里,等待其把所有精华释放完毕。年轻,精液总是制造的快。
过了一分钟,黄乐豪拔出了开始慢慢变软的肉棒。亲了还在闭眼享受的女朋友一下,去厕所拿纸巾擦拭自己的阴茎。回来看到女友依然躺在床上。
「大概是太累了」
走到床边,看到女友的小穴口白色的精液慢慢流出来,顺着屁股沟留到下面的肛门。黄乐豪笑了笑,捡起地下的手机,对着小穴拍了几张照片。
何丽敏此刻还沈浸在一场激烈性爱后的缓冲期,回味着和男友的做爱细节。
女人的高潮来得慢,去的也慢,这大概是男女最大的性爱差异。
「咔擦」相机拍摄的声音。
「你又拍我!」何丽敏起身,对黄乐豪嘟起嘴说。
「嘿嘿,乖老婆,让我拍拍几张美照,回头和网友分享分享」黄乐豪嬉皮笑脸,并沒有当真。
黄乐豪在网上加了个群,里面的男人都会分享和自己女友或老婆做爱的照片,甚至视频。何丽敏不知道黄乐豪的兴趣有什么意思,但男友每次发照片都会给自己看。她也不是特別在意。
「哼……色情狂,我去洗澡」何丽敏知道自己的小穴一片狼藉,需要清理。
「诶诶,老婆,让我排几张入浴照」黄乐豪拿起手机,屁颠屁颠跟着何丽敏进入浴室。
***************************
「张哥,贷款去易贷网撒……」从一辆白色丰田RAV4里传来熟悉的电台广告。
「堵成狗……」坐在驾驶位的张阳,用手支着下巴,听着播了一万次的广告,脑袋昏沈。
20分钟,大概走了不到3米。
瞥了眼在后座已经睡得很香的何丽敏,对着副驾驶的也快要睡着的黄乐豪小声说道:
「沒睡觉?」
「嘿嘿」黄乐豪招牌的萎缩笑声,对张阳挑了挑眉。
黄乐豪随即双手比划着,左手是指拇指成圈,右手的食指则进入圈里来回进出。来回的动作越来越快,然后黄乐豪「噗」的发出一声,双手伸向天空,手指不挺抖动,像天女散花,然后慢慢降下合成敬拜的样子:
「西方极乐世界」黄乐豪小声的说道,然后自顾小声淫笑。
「尼玛……」张阳无语的咒駡,给出一个中指还击。
黄乐豪回头看了看后座的女友,看其睡得很深沈,眼中有难掩的爱意流出。
张阳的余光看到黄乐豪微笑的嘴角,并沒有说话。
「给你看个东西」黄乐豪抽出手机,开始翻自己的相册。
「不会又是……」张阳有不好的预感。
黄乐豪找好了相片,把手机塞在张阳手上,眼睛里有期待着。
被盯得沒有办法,张阳流览起照片。
「果不其然」张阳习惯性翻了个白眼。
张阳看着黄乐豪新鲜拍摄的刚刚何丽敏做爱后,精液淫水混合的小穴特写,还有数张洗澡的照片,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开始勃起。
迅速流览后,张阳把手机甩回给黄乐豪,黄乐豪嘿嘿了两声沒有说话。
「怎么样?」黄乐豪靠近张阳耳边,小声问道。
「NO.」张阳斩钉截铁的问道。
黄乐豪退回到位子上,表情有失落和高兴混杂的复杂情绪。
「WHY?」黄乐豪用夸张的表情,张口无声地看向张阳。
看着前面的车流堵到了天边,张阳把档挂在空档,拉起手刹。手松开方向盘,伸了伸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座位上,侧着头看向同样躺在副驾驶的黄乐豪,正在对他低声说话的黄乐豪。
「不喜欢小敏的身体?」
「沒有,刚才看照片我就硬了」张阳诚实的回应着。
「So?」他不理解好友为什么不帮自己实现一个看起来大家都会happy的愿望。黄乐豪看了看好友微微鼓起的裤裆,眼里有一丝丝嫉妒和兴奋。
盯着好友的脸,张阳脑海里回想起很多。
「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而我也把小敏当做自己的朋友。」张阳温润而低沈的声音慢慢说出。沒等好友接话,继续说道
「阿乐,我完全明白你的」爱好「,也完全理解和支持。但是你要明白,如果我参与进来,事情会很复杂。」张阳带着微笑对好友继续说道:
「是的,我是幹过別的男人的女人」张阳说完这句话,瞟了瞟后座的何丽敏,见其继续深睡,便接着压低声音:
「但是,那些都是陌生人,我与他们的人生完全沒有交集。但你和女朋友不一样,你,我还有小敏只要处理的差了一点,我们就都不要再想当朋友了。」
「如果我短暂的人生经验教会我什么,那就是如果生活给了我选择,我一定选让生活简单的选项,而不是使之更复杂的那个。」
「你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这比操几个女人重要许多。」
黄乐豪看着好友认真而坚定对自己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感动在心里升发,那是男人之间能懂得感动。
黄乐豪沈思了一会,锤了锤好友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
黄乐豪转过身,拿起手机和群里的好友开始分享今天的战国。既然好友不行,那还是找陌生人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生性乐观的黄乐豪嘿嘿一笑,继续聊着qq。
而后座的何丽敏则翻了翻身,找着舒服的姿势。殊不知刚才,前座的两个男人竟在讨论和自己有关的人生大事。
张阳看着好友,笑了笑,想要说什么,欲言又止。坐起身子,望着远处夏日的傍晚火红的地平缐,高楼大厦隐隐屹立在大路两边,燥热的空气带着波浪上腾,张阳忽然觉得自己的大学似乎不会有想像的那么平静。
上一篇:攻佔大小姐 下一篇:班长不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