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莲说】(21)   其它小说 
字数:60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暴力踢伤

  高跟踩踏,充满着初恋的柔情,却也有热恋的狂躁。第一次尝试高跟踩的我,强压着兴奋睡到清晨,被闹钟唤醒。起来洗漱准备去上班,身上的酸痛、皮肤的疼痛才体会出来。想起之前加班有一个调休没用,便登上ERP备注一下,跟领导知会一声,就又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了。中午,本想给馨玥打电话让她来我这里,想想又作罢,身上指甲盖大小的淤痕尚在,就不让她知道了吧。

  一直说写回忆录给馨玥看,也一直没动笔。打开Word,又实在不知从哪里写起好。躺下来想想,难道我真是天生的恋足者?似乎是的。从小就对女生的脚有兴趣,恰巧又遇到勾引我去恋足的姜娜等等,总而言之,异性的脚一直相伴我到现在。我高中时,被班里的女老大宋晓渝欺侮,一天一天的几乎将我踩在脚下,然而我呢,却喜欢上了她,或者说,暗恋她。

  单相思是痛苦的,或许我连单相思都算不上。每夜在寝室的人都熟睡后,我躲在被子里去闻被宋晓渝等人踹上脚印的裤子,或者闻买来的原味袜子。这个做法很有意思——拿着一个女生的原味想着另一个女生,多么够极致。可是我是多么想让宋晓渝能像我心里意淫的那样,将我踩在脚下。我想摆脱这种心理上困扰,但是越想摆脱越无法摆脱,反而更加深了这种心理,每想起她,特别是闻到她的鞋印时,那种连意淫都已经算不上的幻想就又随之而来,挥之不去,常常整夜无眠。

  宋晓渝第一次跟我「友好相处」的情形一直记得。那天我去自习室,那里是约定俗成不许讲话的。当我在自习室里写作业时,一个人在我身边的空位坐下,我一看,竟然是宋晓渝。顿时,我心跳开始加剧。是兴奋?是激动?是害怕?我也说不好,总之全有了吧。

  然而宋晓渝心情似乎也很好,对我笑笑,好像也没打算怎样折磨我。我平复下心情,在作业本后面撕一张纸,写道:「晓渝姐,怎么就你自己啊?刘妍呢?」她看了后,面带微笑的写道:「她在寝室。怎么你想她了?」我写道:「不想,她总欺负我,讨厌她。只是奇怪总像个跟屁虫跟着你的她,居然不在。」她看后,笑的肩膀在颤,写道:「如果我把这句话告诉她,你就惨了!还有,你是在变相的声讨我也欺负你么?」我回:「我不怕她,离开你她什么都不是。另,你欺负我我不生气。」

  她回:「你也就敢在背后这么说她。另,你这么喜欢被我欺负啊?也确实,欺负你从来都是很顺畅,喜欢你的逆来顺受!哈哈。」我写:「我不顺受你不是更对我施加暴力嘛!」她写道:「挺聪明呀!不过我记得一次踩你手你好像偷偷的哭了哦!」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写道:「晓渝姐,你那两绺紫头发真可爱。」她接过纸条后笑了笑,想了一会回道:「她是个挺好的姑娘,比我好多了。你这是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呀,而且还敢跟我开玩笑。别以为哄哄我我就会放过你。不跟你说了,写作业了。我会把你的话告诉刘妍的。另外,以后你大可以直接跟我多说话!」接到纸条,我已无法再回。我感觉自己好没用,既然都传上纸条了,写一句「宋晓渝我喜欢你」又能怎样?

  朱自清先生说,「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朱先生又说,「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在我后悔没跟宋晓渝表白时,刘妍找上了我。那是我跟宋晓渝传纸条后的第二天中午,她把我叫到主楼后面的空地上。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忽然她停下来,冷静的看着我。啪!还没等我说完,刘妍抡起巴掌就扇了我一个耳光。这一耳光打的结实,脸上顿时就火辣辣的。

  我被打的莫名其妙,说:「你干嘛打我啊?」以前刘妍没少踢我踹我打我,她跟在宋晓渝身边,欺负我自然是家常便饭。不过这次打得很重。见我这么说,她拧着我的耳朵说:「凭什么?就凭你背后说我坏话!」我拨开她拧我耳朵的手,说:「我说你什么了?」啪!另一侧脸又被她狠狠的扇一下。没等我说话,她又揪着我的耳朵来回的拉扯,一边拉扯一边恨恨的说:「说我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什么叫『刘妍像个跟屁虫』?什么叫『刘妍离开宋晓渝什么也不是』?什么叫『刘妍总是欺负你』?」

  说完,把揪着我耳朵的手用力扥下来,耳朵被揪完之后感觉特别烫。中午去食堂吃饭的人很多都往这边看,我有点难堪,好在这边人很少。不过加上刚才被她扇两个响亮的耳光,我面子还是有些挂不住,冲她嚷道:「对呀,你就是欺负我啊!我特么宁愿被宋晓渝欺负死也不想让你碰我一下,我看你恶心!」刘妍被我激怒了,抬脚踹在我的胸口向前蹬去,因为离我距离近,腿踢的又高,向前蹬的力度自然就大,我一下就被她蹬得坐在地上。她走到我跟前,用脚踩着我的肚子,手指敲着我的脑袋,一字一顿的说:「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我说:「刘妍你特么就是宋晓渝屁股后面的小狗,现在没有主人带领也敢乱叫乱咬……」刘妍抬脚蹬在我的肩膀上,用力蹬开,随后踩在我的裆部,指着我的鼻子说:「没看出来你越来越有种了啊!几天不见硬实了呗?」说着脚还颤动几下,我用手去推没有推动。她继续恨恨的对我说:「张锋你给我记住,你看我以后怎么对待你!我让你每天都承受痛苦,每天都对我产生恐惧,这样一直煎熬到毕业!今天开始继续给我拿钱!」说完起身走了。之前刘妍强迫我每天交10块钱,交了几天,后来也不了了之了,这次又提起来。还没等我坐起来她又返回来,对我说:「你可以找宋晓渝解救你哦!」说完,用力踢我裆部一下。

  顿时,我的裆部就下被雷击中一样,剧痛传来,我紧紧的缩成一团,而刘妍头也不回的离去了。下面的疼痛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缓解,我慢慢站起来,走路还是很痛。

  我忍着疼掸去上面的鞋印,一部一咬牙的回到寝室,同寝的王凯自己在屋,我就赶紧让他陪我去医务室。路上他问我怎么弄的,我含含糊糊的说被球砸了一下。到了医务室,医生说怀疑是睾丸受伤,给我开了假条和出门证让我去医院。到医院已经缓解很多了,医生检查后说是睾丸挫伤,问题不大,挂了点药,让我留院观察一天。我让王凯先回学校,跟班主任说一下。

  晚上班主任「大象」来看我,问我究竟是怎么弄的,我说:「在操场走看到一个球过来就想踢一脚,没想到没踢到反而被球砸到了。」大象说:「看看,平时也不踢球你说你那会功夫得瑟啥?这好在是没什么大碍。用不用往家打个电话?」
  我说:「不用了,也没什么事,家里该担心了。」然后就聊些扯淡的事,大象就走了。刚还我说是被球砸的时候,一个小护士在抿着嘴憋着笑,等大象走后,她过来说:「和女朋友吵架被踢的吧?编得还挺像。哈哈。」我说:「嗯,你看得真准!」她说:「这种事我都见好几例了,你们男生也是,也不知道让着点……」说着,在我JJ处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看到她穿着护士鞋,鞋口露着白袜,忽然下身有些微微勃起。这让我心里暗暗叫苦,蛋疼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啊。
  休息了一天,下面已经没什么大碍,就回学校了。回去正好赶上食堂开晚饭,我找个靠窗户的空位坐下来吃饭。这时对面坐一个人,一看,冤家路窄,是刘妍。我就有点坐不住了,感觉见到她就蛋疼。正在我考虑是端着餐盘走还是硬着头皮吃时,刘妍说话了:「你……没事吧?」我说:「什么有事没事的?」她说:「少装蒜啦!不好意思啊,前天我心情不好,把你弄伤了,我……」话没说完,我说:「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吧。」

  刘妍楞了一下,说:「以后我不会那样了,你……」见我低头吃饭没理她,她冷冷的说道:「好,井水不犯河水?告诉你,我河水可以犯你井水,但你井水敢犯我河水就让你废掉!」说完端着餐盘到别处去了。就在那一刻间,她以前即使欺负人眼睛也含笑的样子已经看不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忽然也是酸酸的。

  出了食堂,我真的有点担心碰到刘妍,再遇到她再暴虐我一顿,那真就废了。那还真应了她说的让我在恐惧中度过了。晚自习是物理,课堂很乱,老师也不在乎,自己在讲台上自言自语。因为我们班的座位是每周前后排大循环,不像别的班级前几排固定按成绩单坐,所以这样某些老师也确实是辛苦。

  宋晓渝蹿座到我旁边说:「前天中午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呀,你就不能说几句软话么?」我说:「她上来就打啊,不容我说什么!」宋晓渝说:「唉,这事怨我了,我不告诉她好了。正赶上她气儿不顺。」我愤愤的说:「她上来就打,我就说了几句狠话。」然后就把事情前前后后说的什么话做的什么事都说了一遍。
  宋晓渝说:「如果是我,是我让你去楼后,你见到我会怎么说?」我想了想,我说:「那我会说『晓渝姐,你找有事情么?有事请吩咐!』」晓渝说:「是喽,你跟刘妍也这样说话她也不会那么暴力啊。」我说:「我从心理上厌恶她。」晓渝说:「为什么呀?说实话,如果你讨厌我恨我,我都能理解,毕竟我把你欺负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我说:「如果单单是你欺负我我都不在乎。就是有她……」晓渝笑着说:「靠,你这不贱么!」

  我说:「不是,是因为我不讨厌你。」晓渝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怎么想的我心里清楚,谢谢你的不、讨、厌!以后我会适当的对你好一些,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过分了。」听完这话,我心里暖暖的,我也小声对她说:「为什么是适当的对我好一些啊?」晓渝说:「不会像以前那样过分了,就是适当的好一些啊!你还想让我对你多亲密啊!切!」说完,不再理我。

  我对她说:「刘妍说要让我在痛苦和恐惧中度过高中。」晓渝愣一下,说:「等她气顺了我再和她说说吧。你昨天中午那话就说得够绝了,今天晚上又没给她面子,她哪受过这个啊,更何况是你给她脸色看,我真是没办法。」我也叹口气,说:「如果她真是越来越过分,我就找人揍她了。」我忽然想起姜爽,如果我去找姜爽说不定她能帮我。晓渝说:「你别,别把事情弄大!」顿了顿,推了推我的头,笑着说:「没看出来啊小子,你也会生气啊?」我鄙夷的看着她,没搭理。她接着说:「那我对你那样坏,你是不是也想过要找人打我啊?」我说:「没有啊!」晓渝说:「你呀,你就是太软弱,自己不想去解决问题。女生都能那样欺负你,你都不反抗一下。」我无意中抬头一下,看到刘妍正向我这边投过来怨恨的目光。

  我告诉宋晓渝之后,她说:「等她气消了就好了。我真的实在搞不懂,刘妍对你怎么说也比我好吧?你怎么会讨厌她到不行呢?再有,别人要是表示喜欢我,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你,从见到我那天起就被我欺负着,然后也喜欢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说:「谁喜欢你啦?」晓渝捏了捏我的脸,说:「我就喜欢捏你脸,哈哈。」然后小声说:「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

  我说:「才没有!」宋晓渝侧身坐在椅子上,把腿放在我的腿上,我轻轻把手放在她的小腿上,有点不自在。放了一会,她把腿拿下来,小声说:「什么都不需要说了,我明白啦。」然后坏坏的看着我。

  第二节晚自习,宋晓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我趴在桌子上回味晓渝留在这里的香味,摸了摸同桌李梦媛的发辫,后悔为什么刚才没胆量捋一下她那缕紫头发。虽然刘妍让我很害怕,但现在又很开心。毕竟宋晓渝以后能收敛一些,而且我们关系貌似又近了一点。只是刘妍怨恨我而我又惧她,这有点不好办。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或许真像晓渝说的那样,自己强硬起来自己解决。

  晚自习下课回寝室,宋晓渝追上我,悄悄的给了我一个黑色塑料包,对我说:「回去帮我洗一下袜子,你不会拒绝吧,嘿嘿。」我接过宋晓渝递过来的塑料包,脸上不免有些发热。这不正是梦寐以求的东西吗?但我并不想很快就表现出来,所以装的很矜持。晓渝的眼神含着笑,又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说:「什么时候给你啊?」晓渝说:「下周一吧,不急着穿。」我心里暗自高兴,对她说:「你还在欺负我,不过是改变了策略而已。」

  晓渝说:「我从来没说以后不欺负你了呀。哈哈,明天见哦。」说完,就像女生寝室楼走去。我一个人慢慢的往寝室走,忽然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刘妍。我不禁有一丝恐惧在心,因为实在是被踢怕了。她盯着我看了一会,想说话又不好开口的样子,停了一会,冷淡的说:「宋晓渝给你的什么东西啊?」我说:「没什么!」

  她一把抢过去,打开看了一看,恍然大悟的笑道:「哦,她又让你给她洗袜子哦。唉,说你下贱吧,你还把就舌头伸出来了,哈哈!」我说:「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这个不涉及你吧?你还想找茬打我吗?」她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叹气道:「是不是你就打算恨我一辈子了?」

  我说:「还真谈不上!还是那句话,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刘妍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说:「我也还是那句话,河水偏要犯井水!」我说:「那就随你便。」刘妍说:「宋晓渝让你做什么你都做呗?她让你跪下你也跪吗?」停顿了一会,又说:「哦,差点忘了,你给她跪下过啊!哈哈,你就继续犯贱吧,张小贱。」说完就要走了。我对她喊:「刘妍,你别以为我真找不到人收拾你!」刘妍转身冲我喊:「随你便,我不怕!最好你自己上,你打我我绝对不还手!」
  我把塑料包揣在怀里,回到了寝室。跟寝室的哥们调侃几句,就准备睡觉了。睡觉前,我挂一个帘在床尾,以防对床的看到我。我在卫生间里打开这个塑料包,里面是一双中筒袜,还夹带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这样几个字:闻闻香不香。
  我情不自禁的拿起那双黑色的棉质中筒袜,把脚的位置贴在鼻子上,闻了闻,除了一种皮鞋里面特有的味道外,还有一点清香,几乎是没有脚的臭味。又闻腿部,完全是淡淡的清香,但又跟脚部的不同,腿部的香味更纯更柔,而脚部的比这有点差别。我把袜子装好走出卫生间,大家都躺下了。

  我把灯关好,摸着黑躺在床上。掏出袜子,又不敢太用力,怕塑料袋有声。用极轻微的动作,拿出中筒袜,放在鼻子底下,这种淡然的幽香让我暂时忘记烦恼,脑子忽然很静,没有了那些繁杂的思维,仿佛置身于绿茵草地上。

  虽然一直在克制,但是手似乎不受控制了,我把中筒袜缠在JJ上,闻另一只袜子,闻够了,身体的反应也发泄掉了,我把缠绕在下面的袜子用另一个塑料袋包起来,塞在褥子底下。没弄脏的装回原来的塑料袋,放进了床头下面的整理箱里。

  第二天上课时,晓渝传来一张字条,只有三个字:好闻吗?我向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她在偷笑。没好意思给她回,她也没再找我。

  其实,恋足的前提是审美,恋足对象的美与丑是很重要的,不仅仅人要漂亮脚要美,穿着打扮、特别是鞋子,都需要拥有美感。这是不容否认的。鲜有恋足者对一个丑女的脚有感觉,即使这个姑娘不丑,但是穿着打扮特别是鞋就跟下地除草的村姑一样,谁会有感觉呢?这种美感,晓渝是具备的,竹老师则更是完美,而刘妍也是出众的。

  虽然我现在抵触刘妍,但如果她的脚伸过来,我还是会被一种力量拖着去闻闻的。或许这种力量就是心底的情愫吧。我觉得,恋足与其说是一种情愫,不如说一种精神价值,是一种情感的刺激。当你面对一个漂亮的女孩时,你难免不会不去看她的脚,即使你没有恋足情节,这种「从头到脚」的欣赏是必不可少的。而恋足则是一种外在或内在因素的机缘巧合促成的一种情感,是一种特殊的欣赏价值。

  有些人对这种情愫排斥,但是相比一个色迷迷的看着女孩的脸的人,恋足者这种淳朴到暗自看脚的人,更纯洁更健康吧。美学家朱光潜有句话说得好:「人常常生活在必然之中,因此碰上偶然机缘,就使人精神上多少得到解放,遂产生一种快感,这种快感便是美感。」我想,恋足的美感就是一种偶然机缘促成的解放精神的快感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