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是怎样操熟的】(19)【作者:k9ss】   人妻小说 
字数:5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9)

  大四的课程已经比大三少了很多,很多都是和实习相关,还有一些课件项目,都是小组合作,巴结我的男生多了,我也懒得操心,只消勾勾手指,有的是自封护花使者的。主人经常开车到了校门口,给我电话,让我马上出去,载上我就走。
  「大四最后一年了,我对你就一个要求,毕业就行。」主人一手把我一边的奶子从大圆毛衣领子里面掏出来,任它沉甸甸的垂着,一边说,「别就想着发骚,听到没有?!」

  「我哪有,主人。」我撅着嘴,小声撒娇。「今年没什么课了,就是几个毕业设计,下学期就是实习了。课都不用上了。主人,实习我就去老郭上次暑假给我介绍那地方行不行?」

  「实习去我公司就行了。别老想着出去野!怎么,你和老郭还经常联系?」
  「没有没有没有!」我忙否认,主人对我的独占欲变态的旺盛。

  一回到家,主人直接把我引到了那天带着我和嘉嘉参观的「狗屋」,「狗屋」是一个儿童房的大小,打开栅栏门,圆圆的狗窝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礼物盒子,主人对着我努努嘴,「去吧,打开看看。」

  女人总是喜欢礼物的,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我跟着主人也见了些好东西,好东西的好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精细和脆弱,让你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把它弄坏了,当然,后来我糟蹋的好东西不计其数,当时我如捧珍宝一般把里面的物件捧出来,一件精雕细琢的旗袍,我只能从那明显的风格和刺绣推断出是一个旗袍,但是已经完全没有旗袍的轮廓了。脖颈是一圈镶了碎钻的颈环,颈环下坠着金色的沉甸甸的流苏,后背看来是空的,流苏的长度应该一直到腰部,下半身是两片苏绣在腰间一片前一片后,内外都是刺绣,似乎已经考虑好了,里面的风光也是随时要人瞧见的。

  「换上我看看。」

  主人靠在门上,命令道。我看了一眼主人,开始脱衣服,无数次的遛狗调教,我已经习惯了,主人在哪里发话,我就在哪里脱衣服。有人没有人,都一样。我脱掉衣服,露出身体,小心翼翼的把项圈解开颈后珍珠扣,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流苏牛奶一样顺着我的肩膀,胸流泻下来,垂在腰间,奶子自然是挡不住的,雪白白的裸着,一动弹,就若隐若现,我把两片紫红的苏绣系在腰间,白腿在两侧看的清楚,屁股如果再大再圆一点,就能撑起来了,侧面的腿的曲线也会更明显,裸露更多。我一边穿一边自评,突然发现,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审美已经发生了变化,似乎越来越向丰乳肥臀的方向发展了。

  「嗯,屁股差点意思。还不错。」主人似乎很满意,「脱了,换个肚兜儿,切一盘水果到客厅来。」主人下楼去了。我奉旨到衣帽间换上绣着牡丹鸳鸯的红肚兜儿,只遮着前面,后背屁股,都露着,把那件美艳绝伦淫荡无比的旗袍放在衣柜里,这应该是一个重要场合的衣服,我想着,一路下楼去厨房切水果。是的,我在主人家里没有什么卧室里外之别,在哪都是几块布意意思思的遮着。

  我切了水果,端到主人沙发前的茶几上,主人一把把我搂过来瘫坐在他怀里。一手握住我一边的奶子,一手食指点着我的嘴唇,我张开口,主人便把食指伸了进去,搅动我的舌头,不让我闭上嘴,一会儿,口水便沿着嘴角留下来,一直流到胸上,才在奶子两边分道扬镳。

  「把舌头伸出来。」主人俯下头,咬住我微微探出来的舌头,吸吮啃咬起来。没一会儿,我就气息不均匀了。「在学校想不想?那么多男学生,天天看着他们,想不想鸡巴?嗯?」最后的声音几不可闻。还没有我喘气的声音大。

  「不,不想,主人。」

  「撒谎,呵呵,你是挨过鸡巴的,知道鸡巴的好处,怎么会不想?想也想不了多久了,再过个半年就打种圈养了。」主人的手拂过我的大腿根,可就是不进去。我急的咽吐沫。「圈养以后什么都不用管,天天除了吃喝玩睡,就是发骚,挨操,光着屁股伺候公狗和主人,想不想?」

  「……」我微米着眼睛,双颊绯红发烫,两条赤条条的大腿已经分开了,摆出邀请的姿势,「主人,主人……」

  「对,就这么发骚邀宠,能操你的公狗真有福。自己摸摸,湿没湿?」
  我把手探下去,摸了一把水。

  「舔干净。」我伸出舌头,痴痴的舔着手上的淫水。

  「想不想当母狗?」

  「……想。」

  「当母狗是要让公狗操的,你愿意让公狗操吗?」

  「……愿意……」

  「你还没开苞呢,愿意把第一次给公狗吗?」

  「……」我沉默了,良久。尽管脸上和下面都发热,可是有些话我还是很犹豫。

  「啪~ 」我脸颊上挨了主人不轻不重的一巴掌,「还要立牌坊哪。屁眼都让我给操松了,光着屁股哪没去过,还真把自己当贞洁处女啊。被男人操和被公狗操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男人操你也是性起了玩一头母狗,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我双手捂着脸,任眼泪流下脸颊。下面流的更凶。

  「我再问一遍,想好了再答。愿意把第一次给公狗吗?」

  「……愿…意。」我的声音低到我自己都听不到。

  「傻瓜,当母狗也有当母狗的好处,不用辛苦,不用负责,想想宠物的生活,很多女人一辈子没有过性高潮,你现在享受过多少次了?」主人抚摸着我的头发,像一个老鸨,循循善诱,他不仅要我屈服,还要我心甘情愿。他要玩的是一个甘之如饴彻底放纵自己的母畜,不是委屈的烈女。「愿意的话,就自己把下面的毛剃了吧。我给你录像。」

  我被情欲催的懵懵懂懂,恍恍惚惚的被主人套上项圈,牵到了浴室,我突然灵光乍现的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主人让我穿肚兜儿,可能都是想好今天要我剃毛了,比较方便,主人递给我一个男士剃须刀,一把小剪刀,一瓶男士剃须泡沫,看着这些冷硬风格的男士用品,却要用在我的小穴上,羞耻感更深了。我的脸热的不正常,主人则一边架设好了摄像机,对准了我,镜头里的我,丰满娇嫩,脸红似血,鲜红的肚兜儿挡不住多少雪白的媚肉,一只奶子晃了出来,垂着,奶头挺立,一副被玩过了还没透的浪样儿。

  「开始吧。」主人轻声说,回想起第一次被明确录像艳影,那是第一次在院子里露出,真是沧海桑田,我现在对于录艳影就像遛狗一样,都有了一种近乎依赖的瘾,羞耻而性起。

  我先拿起剪刀,把长而浓密的毛发齐根剪掉。

  「真是个天生的母狗、浪货,毛都这么密。刚才还拿乔呢,不当母狗,你能干什么。两天不遛一次,就发贱的哼哼。」主人的画外音格外清楚,我咽了咽吐沫,继续剪毛,方寸地方,毛却横生逆长,剪的颇费周章。

  「想不想当母狗?」主人朗声问道。

  「想。」我这次答的从容多了。

  我初步剪完了毛发,剩下的毛茬四处刺棱着,凌乱不堪,主人调着焦距,一会儿对着我的脸,一会对着我的穴,不放过每一帧细节。我挤出泡沫,胡乱涂抹在毛茬上,然后拿出剃须刀从最边上,逆着毛茬剃,感觉里面有淫水流出了,浴室里只有我微微不稳的喘息,还有剃刀剃走毛茬时的丝丝拉拉。

  「这浪货为了当母狗,自己给自己剃干净了。剃干净了,把逼露出来好让公狗看出来自己是母的,更容易吸引公狗是不是?」

  「是,主人。」我已经进入淫迷的情景中,「母狗,母狗想鸡巴,想的都湿透了……」说完我放下剃刀,又向两边扒开了自己的穴。我做这个动作已经越来越没有障碍和犹豫。

  「骚逼,一个处女,衣服穿不住就算了,逼说扒开就扒开。一钱不值的货!」
  「母狗的逼不值钱,主人,母狗想,主人。」

  主人放下录影机,走过来,扇了我一巴掌,假意怒道:「把手放下,先把毛给我剃干净!我不爱玩带毛的穴!」

  我哇的哭了出来,主人也不理会,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抽抽噎噎的继续剃毛。主人继续录。

  「当母狗是要让公狗操的,你愿意让公狗操吗?」

  「愿意!」我好想啊。

  「你还没开苞呢,愿意把第一次给公狗吗?」主人继续冷静的发问。

  「……愿意。」我的声音低了一些。这个问卷终于还是要我回答。

  「呵呵,乖哈」

  我的毛全部剃干净了。我整个人也软了。主人似乎还不满意,走过来细看我光秃秃的穴,它几乎是第一次重见天日,整个倒三角都白白羞羞的,仔细看能看到隐匿到肉里的一些青色的毛根,那条淫缝从正面只露出一个小角,不停的吐着粘汁,那缝的周围一圈却是棕色的,亮油油的,显然是常年淫水浸泡的结果,不似真的纯真小女孩那么通体粉白,一看就是一个浪货,穴被常年把玩,为了讨好男人,或者因为男人的要求,才剃干净了,不但没有半分干净纯洁的感觉,反而更显淫荡下贱。

  主人用手指试探我的穴,摸了一手的淫水,「骚母狗,没开苞呢,穴都让淫水泡黑了。」,说着话,从浴室的格子柜里拿出一个木质九宫格的抽屉,一打开,里面是各种香水,「母狗味儿大,剃了毛,没有遮掩,要记得涂香水遮挡下。」说完用水洒集中冲洗我狼藉的下体,又用毛巾给我简单清理了一下,紧了紧我的项圈。

  「站起来。母狗,自己涂。」

  我站起来,取过一瓶香水,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弄,然后抬起一条腿,扒开下体,呲呲的喷了几下,清甜的香味儿瞬间散发开,几乎同时,又混进了发情肉穴特有的香氛,合起来,是一种精心打扮过的骚,为了取悦男人,引起男人的注意,在最隐秘处做的文章,别的女人身上语焉不详严防死守的一个器官,在我们这种人身上却成了一个卖弄的资本,直接而放荡。

  我有一种冲动特别想摸自己的穴,主人似乎看了出来,「不许乱碰,你浑身上下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自己也不能乱动!」主人打量着我的光溜溜的肉穴,我觉得格外的裸露和羞耻。

  「嗯,这么看着,有点畜生的模样了,」主人逗趣似的把玩着我的穴,用食指来来回回摸着我光溜溜的逼。「以后记着,这里剃干净了,就不能再有毛了。如果让我发现这里长出毛来,我就一根一根拔下去。」我听着抖了一下。点头表示知道了。

  主人把我牵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放了一部兽交的片子,就揽着我上下其手来,对我那里的光溜溜爱不释手,用手指干的我高潮了好多次。我性起的想把肚兜扯了,结果屁股上挨了狠狠的一巴掌,「我喜欢玩你的时候,你穿着衣服!」
  高潮余韵,我摊在主人的怀里,主人的手就没有离开我的逼,在外面感受着剃刀剃不干净的毛茬。

  「以后圈养了,我给你激光剃毛,那就嫩了,又嫩又白。也不会再长了。那时候我露露就是真正的母狗了。到时候我把你圈养了,再给你配一条公狗,随时随地操逼,你会离不开公狗,就像现在离不开遛狗一样。一段时间不遛,就心痒,是不是?」

  「对你这样的女学生来说,当母狗没什么不好的,不然也是结婚生子,当一个小文员,白天受老板气,和同事勾心斗角,回家忙活老公孩子,和婆婆勾心斗角。结婚几年后,基本就没有什么性生活了。每天操劳,也没有时间保养,很快就变成大妈了。那时候就算你脱光了,只怕也没有人肯干你。从心理到外表完全是半个男人了,谁感兴趣。」

  主人一边摸着我剃光了的穴,一边用低沉的声音给我洗脑。他描绘的普通女人生活的场景,着实把我震慑住了,是啊,那是我拼死挣扎想挣脱出去的愿景吗?
  「在男权社会,女人只有成为男人的附属品、所有物,才有保障,才有幸福可言。只有心无旁骛,心思全在伺候男主人身上的女人,才有时间保持性感,也没有接触社会被染的乱七八糟学了点皮毛的小聪明,才够天真可爱。记着你今天在录像里说的话。」

  「被公狗上了以后,你会更骚的。」主人卷了厚厚的一叠崭新钞票,紧紧的塞在我的屁眼里,和那年夏天比起来,我的屁眼能装的钱多多了。我默默地比较着,我想主人也是这么想的,我的内心和屁眼同样充实。我侧卧在后座被拉回学校。

  大四课程已经不那么紧张,但是大家进入了另一种焦灼和紧张,预职场前期面对未来的各种踌躇满志和忐忑不安。大姐听说找到了一家网络新媒体公司,小幺嘉嘉去了银行,是她自己要求的,我听到她给主人电话,撒娇耍赖的,我内心很为她不值得,男人真的想为你做点什么,还用你这么卖弄风骚。老三像一个武功高手,行踪淼茫,寻她不着。这个环境里,我熊熊的欲望和懒散的奋斗感,显得格格不入。我觉得自己像林黛玉,病恹恹的看透了这个世界,却拿不出办法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习惯了不穿内衣,真空外着,那天我一个人在外面吃饭,是的,因为我的经济能力大大高于同学,我已经和他们吃不到一起去了,我不屑于伪装合群,经常一个人去高级料理店吃饭。我吃完饭回来,顺便逛了逛街,随便买了几件衣服,不知不觉已经天擦黑了,我的第六感突然告诉我,我被跟踪了。我快走几步,他便快走,我慢下来,他便慢下来。我冷静下来,只走大路,不疾不徐的往前走。后面那人却跟了上来,离我不远处,低声对我的背影说:「这大奶子晃悠的,晃悠的,真骚……哪个老板包下来的吧。不然一个大学生哪买的起这么多贵东西。」

  我心里猛的一动,想报警,可是,和这种无赖纠缠一起,没什么好果子,徒然大街上丢脸。我定定神,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

  「骚逼,刚被干完吧,这么小就破处了,一晚上被干几炮?婊子……都是婊子」

  「大奶子这么大,还不戴奶罩。老男人没把你干爽吧。你要是见识过老子的鸡巴,你就知道厉害了。干一次,就让你一辈子都离不开我。」

  我听着这些话,双腿间又有些湿润了,我对自己的身体又恨又爱,它让我享受到了无尽的美妙高潮,也让我低贱到泥土里去。我不知不觉慢了下来,我不仅是我主人的奴隶,更是我身体的奴隶,我是彻底的性的奴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