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26-28)【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校园小说 
字数:1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丛林中的激情

  张玉萍忍住羞涩,低头看了看下面是一片草地,又抬头看了看凉亭,人如果不弯下身体,凉亭那边肯定会瞧见她这边的,所以她只有跪趴在草地上,外边才看不见他们的,所以她就蹲了下来,然后就跪趴在草地上,翘起两片白嫩的屁股对胡强勇说:「胡强勇,你快从后面进入吧!」

  胡强勇见张玉萍这么主动的跪趴在草地上,翘起两片白嫩的屁股。瞬时兴奋的浑身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急忙来到张玉萍的屁股后面,然后跪了下来,胯间的粗壮肉棒正好对着张玉萍屁股沟下端的阴户。

  「嘿嘿……好淫荡的屁股哦……」胡强勇边坏笑着说,边伸手拍了一下张玉萍那雪白的屁股。

  此时的张玉萍真的有一种像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感觉,只能忍住羞辱对他说:「你还不快点?」

  「老师,你急什么嘛?我还没好好欣赏一下你的诱人大屁股呢,你是不是急着想学生操你了?嘻嘻……」胡强勇还不以为然的坏笑着对她说。

  「急你的头,老师想快点与你完事呢!要不学生们吃好饭来这里怎么办?」张玉萍忍住羞辱对他说。

  「老师,反正咱们现在这个位置这么隐蔽,就是有人来了也看不见咱们的,你怕什么呢?」胡强勇还是不以为然的对她说。

  张玉萍真的是被他气个半死,她想快点,胡强勇却一点也不着急。突然想起来他是不是见自己这么着急,却故意与自己唱反调的?所以就跪趴在草地上,翘着两片白嫩的屁股,忍住羞辱,咬紧牙根也不说话了,装出也不再催他的模样。
  果然,胡强勇见她不说话了,由于胯间的坚硬玩意儿涨痛的厉害,就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一手分开张玉萍屁股沟下端的两片紫黑色的花瓣,一手扶着肉棒对准阴户口,然后屁股往前面一挻,只见整根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中。
  啊!由于阴户中还不是很湿润,所以痛的张玉萍紧皱眉头,咬紧牙关,硬是忍住了,只是在心里面痛叫了一声。

  胡强勇见肉棒已经顺利的插入她的阴户中,感觉阴户中的嫩肉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肉棒很是舒爽,就忘记了抽插。

  跪趴在草地上的张玉萍等了半天,见身后的胡强勇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而且肉棒还紧紧的插在自己的阴户中,就再也忍不住的催他了:「胡强勇,你到底想干嘛?还不快点动起来呀?」

  胡强勇听了才恍然大悟,就急忙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瞬时,只见他胯间的肉棒在张玉萍越来越湿润的阴户中不停的抽插着。
  「唔……唔……唔……」张玉萍那敢发出声音呢,忍住阴户里被抽插的难受感觉,只能皱着眉头,咬紧牙关,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低微呻吟声。

  此时的胡强勇跪在张玉萍的后面,两只手掌紧紧捧住张玉萍两片白嫩光滑的屁股,不停的扭转着腰身使劲的抽插了起来,他已经慢慢的感觉到张玉萍阴户里面被他的肉棒抽插得越来越湿润了起来,所以抽插的速度也逐渐的加快了。
  「唔……唔……唔……」张玉萍也感觉到她的阴户中被抽插的由难受变成了舒爽,她为自己有这种舒爽的感到脸红,但这也是心理本能的反应,也是没有办法的,现在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想办法不让自己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要不就更加的被胡强勇瞧不起了,所以她还是紧锁眉头,咬住牙根,只在喉咙里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啪啪啪」胡强勇小腹碰击在张玉萍两白嫩屁股上发出的声音。

  只见粗壮的肉棒飞快的在阴户中进进出出,每一次的抽出,都会把阴户里面的蜜汁给带了出来,把他们俩的交接处给弄得都黏黏糊糊。

  张玉萍两只葱嫩般的手掌紧紧支撑在草地上,她感到阴户中被胡强勇的粗壮肉棒抽插的越来越舒爽了起来,有好几次都想大声呻吟出来,但她还是给硬生生的忍住了,紧紧闭住嘴巴,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低微的呻吟声:「唔……唔……唔……」

  就这样大概了过了十来分钟,张玉萍突然听到前面学校传来喧哗声,瞬时就吓了一跳,心里也随着忐忑不安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学生们已经吃完午饭了,都出来走走或者运动一下。又见跪在她身后使劲抽插的胡强勇还是没有想射出来的迹象,所以心里面也越来越紧张了起来,就担心的对胡强勇:「胡强勇,你快点射出来呀?学生们都吃完午饭了呢……」

  「啊呀,你急什么呢?他们吃完午饭对咱们有什么关系嘛?」胡强勇听到学校里传来的喧哗声,他反感到特别的刺激,就边挻动着屁股抽插着,边不以为然的对张玉萍说。

  「唔……唔……他们……过来怎么办……唔……唔……」张玉萍边从喉咙里发出呻吟声,边问胡强勇。

  「老师,你就放心吧!他们要是过来了也瞧不见咱们的,嘻嘻……」胡强勇边挺动着屁股抽插着,边坏笑着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听了也毫无办法,只是想胡强勇快点射出来。

  又过了两三分钟,胡强勇还是没有要射出来的迹象,张玉萍的心里越来越着急了起来,因为她好像听到有几个学生往凉亭走来,而且他们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听的清楚了。

  这可吓坏了张玉萍,急忙压低声音紧张的对还在她身后买力气抽插着的胡强勇说:「胡强勇,凉亭那边来人了,你快停下来!」

  胡强勇当然也听到有学生的说话声了,就把上身伏在了张玉萍的后背上,嘴巴凑在她那白嫩的耳根边低声的对她说:「老师,只要你不喊出声来,他们是不会发觉我们在这边丛林里的!」说罢,他又直起上身只管挺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听了又紧张又害怕,见胡强勇还是只顾抽插着,就只有紧紧的闭住嘴巴,不让嘴里面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来。

  「陈阳,咱们学校这次高考,全校你的成绩这么好,就指望你能考上清华了,嘻嘻……」

  啊,张玉萍听了吓出一身冷汗来,外面的几个学生不是别人,就是她班里的,说话的是班长张凡,而且陈阳也在,这使张玉萍感到异常的羞涩与害怕。急忙把嘴巴紧紧的闭上,想着自己赤裸着下身跪趴在丛林里面,而且还翘着光溜溜的屁股让自己的学生胡强勇从后面搞她,她想想都感到羞涩的无地自容。

  胡强勇也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了,他居然越来越感到兴奋与刺激,急忙又把上身伏在了张玉萍的后背上,嘴巴又凑在她那白皙的耳朵边兴奋的低声对她说:「老师,外面的好像是班长张凡与你的儿子陈阳呢?」

  张玉萍听了更加的羞涩,她的脸越来越红了,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了,急忙压低声音对胡强勇说:「胡强勇,老师求你了,先别动好吗?」因为儿子与班长张凡就在外面的凉亭里,如果胡强勇还继续抽插,她真的感到非常的羞涩,到不如死了算。

  「老师,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胡强勇还是抽插着,但是动作明显的已经慢了下来,边兴奋的对她说。

  张玉萍听了整张娴熟的脸羞涩的通红,说真的,她心里面真的有一种刺激的感觉呢,但是她怎能表现出来呢?只能咬紧牙齿闭住嘴巴。

  「班长,其实你的成绩比我还好一点,考清华你最有希望了!」陈阳的声音从凉亭里传了出来。

  「陈阳,我真的也指望考上清华,我能考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我也满足了!」张凡对陈阳说。

  「唉,我妈就指望我能考上清华呢,班长,其实我好羡慕你呢,父母没有给你压力,可我呢,我感到压力真的很大的!」陈阳唉了一口气说。

  「陈阳,那你就怒力加油吧!」张凡鼓励着他说。

  张玉萍听了心里就惊了一下,难道自己真的给儿子的压力太大了吗?她正暗想着,突然感到阴户中被胡强勇的肉棒狠狠的抽插了一下,她差点喊出声来,瞬时吓得她急忙腾出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老师,如果我现在喊班长与你儿子陈阳进来,你想想他们俩看到你跪趴在草地上翘着屁股让我从后面操,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呢?嘻嘻……」胡强勇的嘴巴又凑在她那白皙的耳朵边坏笑着对她说。

  「不要……」张玉萍听了就吓了一大跳,如果此时胡强勇喊他们进来,见到自己摆出这么淫荡的姿势,那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那你喊一声我老公,我就不喊他们进来!」胡强勇威胁着她说。

  「你……」张玉萍听了羞涩的说不出话来,自己是他的班主任老师,而他的年龄又与自己的儿子一样大,怎么好意思喊他老公呢?

  「老师,你如果不喊,那我就对外面喊了……」

  啊,张玉萍听了又吓得半死,她知道胡强勇这个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所以就不由自主的低声喊了一声:「老公……」

  胡强勇见这么娴熟漂亮,端庄优雅的班主任老公张玉萍居然真的喊他老公,兴奋的他抽插的动作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只见肉棒在阴户中抽插得都发出「啧啧啧」的响声了。

  「唔……唔……唔……」张玉萍的阴户突然被胡强勇一阵猛插,阴户中也越来越有快感了,她忍不住的又从喉咙里发出来低微的呻吟声,幸好凉亭里的班长张凡与儿子陈阳已经没有说话的声音了,估计已经离开了凉亭,这使张玉萍也放心了不少。

  「啪啪啪」突然胡强勇一阵快速的猛插,估计他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了。
  「唔唔唔……」张玉萍的阴户中快感也一波紧跟一波,也快要到高潮了,喉咙里也发出急促的呻吟声。

  突然,胡强勇浑身一阵颤抖,小腹一热,终于把一股子孙精射进了张玉萍的阴户里面,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张玉萍的阴户中突然被一股滚烫的精液给冲击的也是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一股阴精从阴户中喷了出来,也到达到了高潮。嘴里喘着急促的呼吸声……
  只休息了十几秒钟,张玉萍就把上身直了起来,她可不敢站起来,只是蹲着,随手从挎包里拿出来几张纸巾放在两腿之间擦干净的阴部,就弯身站起来把挂在大腿上的小内裤拉了起来,然后放下裙子,整理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异常了,就把头探出丛林看了看,见四周都没有人,抓起挎包连招呼也不与胡强勇打一下就离开了丛林,往前面的学校走去……

  心神不定的张玉萍回到办公室才知道中午饭都没有吃,就又从办公室来到了食堂,此时的食堂吃饭的师生已空无一人,只有几个阿姨在收拾餐桌。

  张玉萍进入食堂,就看见胡强勇正从厨房里面出来,手里端着两份饭菜。她正想转身躲避他,就见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还笑嘻嘻的对她说:「张老师,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份,嘻嘻……」说着就把一份饭菜递给她。

  「我不要!」张玉萍并没有领他的情,转身就想往厨房里面走去。

  「张老师,厨房里已经没有了,就剩我手里两份了!」胡强勇的声音从张玉萍的身后响起。

  张玉萍一听,就停止住脚步,转身来到胡强勇的身前,把他手中的一份饭菜狠狠的拿了过来,然后一声不响的来到一张餐桌前坐了下来。因为她突然想着自己把身体都给他了,他为自己端一份饭菜也不算什么,所以就拿过吃了起了起来。
  胡强勇一见,居然也跟着她来到她的餐桌对面坐了下来。

  「你来这里吃干嘛?」张玉萍见了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

  「老师,你还生我的气吗?其实……其实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别说了!」张玉萍一听,就瞪了他一眼说。

  胡强勇还真被她给吓住了,就不再出声了,只管埋头吃了起来,只一会儿的时间,他就吃好了:「老师,你慢吃,我先走了!」

  张玉萍根本没有理他,见他终于走了,就继续吃了起来。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拿出来一看,见是林瑶打来的,就接听了起来:「喂,瑶瑶!」

  「玉萍,你在干嘛?」林瑶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正在学校食堂吃饭呢!」

  「怎么这么晚才吃呀?」

  「哦,刚才有点事耽误吃饭时间了,你有什么事?说吧!」张玉萍听了娴熟的脸上一红,就问她。

  「你下午有课吗?」林瑶问。

  「有一节!」

  「那你下课了来一趟我家里好吗?」

  「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这不老于不在家,张大国又有事不能来陪我,我一个人在家里害怕嘛……」

  「你还真敢带张大国住你家了?」张玉萍对她真无言了,她的胆子真的是太大了,居然带情人住她家里了。

  「啊呀,这不是给小偷闹的吗?再说上次也是你出得主意呢,让大国来陪我的嘛,现在倒说起我来了!」

  「行了,行了,我下课以后就过去!」见林瑶唠叨个不停,张玉萍就急忙答应了她。

  「咯咯,还是你对我好……」

  「真拿你没办法,我正在吃饭呢,要是没事,我就挂了!」张玉萍见饭菜都凉了。

  「好吧,你吃饭吧,拜拜!」林瑶说着就挂了电话。

  张玉萍把手机放在餐桌上,就继续吃了起来……

  上完第一节课,张玉萍下午就没有课了,她就搭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林瑶居住的小区,下车后就来到了她的家里。

  「啊呀,你可来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害怕死了!」林瑶见张玉萍来了,就像见到救星似的撕娇着对她说。

  张玉萍坐在她身边的沙发上,没好气的对她说:「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还像小孩似的,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上次家里进小偷你难道忘了?」

  张玉萍听了就本能的回想起上次被小偷劫持的情景,就不由自主的害怕了起来。

  「你瞧你,不也害怕吗,咯咯……」林瑶见了就娇笑着对她说。

  「行了,别说小偷的事了,说起来还真的感到害怕了呢,咱们聊些开心的吧!」张玉萍想起当时被小偷劫持,就毛孔都竖起来了!

  「嗯,好吧,那我们就聊些开心的事吧!」林瑶也不想提到小偷了,免得害怕。

  「哦,瑶瑶,你肚子里的孩子打算怎么处理呢?」张玉萍突然想起来问她。
  「唉……打掉呗!」林瑶叹了一口气说。

  「你与张大国商量了?」

  「嗯,大国的意思也要我打掉!」林瑶点了点头说。

  「那你可要抓紧时间哦,要没等老于出差回来之前打掉的!」

  「本来明天想叫你陪我去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可是想想你还要上课,所以就叫大国陪我去了!」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张大国的,他陪你去医院打掉孩子,也是合情合理的!」张玉萍看了林瑶一眼说。

  「嗯,所以才叫大国陪我去医院嘛……」

  见林瑶一口一个大国,而且叫的还那么亲热,张玉萍又对她无言了……
             第二十七章一家三口

  林瑶突然想起来对张玉萍说:「哦,玉萍,你与黄威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我与他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呢!」张玉萍听了就莫名的想起上次在包间里吃饭,林瑶与黄威在隔壁男卫生间里亲热的事,心里竟然有点醋意,就白了她一眼说。

  「你们真没事?」林瑶听了就问她。

  「真没有事呢!」

  「咯咯,玉萍,那我也就实话告诉你吧,我与黄威已经发生过关系了……」
  「什么?」其实张玉萍早就知道了,但还是故意显露出很惊讶的表情。
  「干嘛这么惊讶呢?咯咯……」

  「你真的与黄威发生关系了?」张玉萍要装就要装得像一点。

  「嗯。」林瑶听了就显露出羞涩的模样应了一声。

  张玉萍见林瑶羞涩的模样,心里面就莫名的涌出来一股醋意,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脑子里也浮现出黄威那英俊潇洒,风趣幽默的模样来,想起黄威本来是她的,现在竟然成了林瑶的人了,心里也莫名的一阵伤心。

  「玉萍,你不会吃醋了吧?」林瑶见她难看的脸色,就问她。

  「我吃那门子醋呢?你们玩开心就好呗!」张玉萍有点醋意的对她说。
  「玉萍,想不到你真的吃醋了?咯咯……」林瑶见了反而还娇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玉萍,咱们都是有夫之妇,可不能动真感情了,我与黄威也不过是玩玩而已,我可告诉你哦,你如果与黄威相好,也就玩玩他好了,可不要来真格的,知道吗?」

  「为什么?」张玉萍不解的问。

  「啊呀,玉萍,你要摆平心态,只管玩玩,不要当真就是了,你不想想啊,黄威如果真的喜欢你,会与我在男厕所发生关系吗?我可告诉你,现在的男人都靠不住的,你听我的准没错的!」

  张玉萍听了想想也对,黄威如果真心喜她,那又为什么会与林瑶发生关系呢?当下也就深意为然了,就笑着对林瑶说:「瑶瑶,你说的对,现在真的没有一个男人是真心的呢……」

  「咯咯,玉萍,你终于想明白了吧,你要是喜欢黄威,那就约他出来玩一玩,但千万不要当真哦……」林瑶见张玉萍终于想通了。就娇笑着对她说。

  「我才不会约他出来呢!」张玉萍白了她一眼说,但是心里却在想,要约也不会告诉你的!

  「哦,玉萍,咱们是不是好姐妹?」林瑶突然问她。

  「是好姐妹呀,咋啦?」

  「我是不是不管有什么事都告诉你?」

  「嗯。」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除了老公,与几个男人睡过?」林瑶突然问起这个羞人的事来了。

  「我……我那像你那么淫荡呀,见到男人就连腿都软了!」

  「我问你呢?」

  「我就我老公呀。」张玉萍可能想着自己是个教师,虽然这一阵子与好几个男人睡过,但她不想告诉林瑶,免得在她的面前失去了那种端庄保守的形象。
  「你骗人,在我家不是被小偷玩过吗?」林瑶想起来对她说。

  「哦,那是小偷威胁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嘛,也算呀?」张玉萍听了娴熟的脸上一红,急忙解释着对她说。

  「小偷不是男的呀?」林瑶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这……」

  「除了小偷,玉萍你还与别的男人睡过吗?」林瑶又问她。

  「没有!」张玉萍很坚决的说。

  「咯咯……我相信你的!」林瑶听了突然娇笑了起来。

  「就是嘛,你看我是个像淫荡的人吗?咯咯……」张玉萍也开玩笑似的说。
  「你还真不像呢,不过,玉萍,我可告诉你,你的脑子太保守了,为这样花心的一个老公守身如玉,你值得吗?」

  「古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谁叫我嫁了一个花心的老公,我也有认命了!」

  「你啊你,还是早点学学我吧,趁咱们还年轻,该玩的就玩,不要等再过几年人都老了,想玩都不行了!」

  「瑶瑶,我与你不一样的,你性格豪放,而我是个保守的人,你想玩就玩吧,我是不会玩的,咯咯……」

  「真是个老古董,怎么说你才能想明白呢?唉……」林瑶对她的固执真的感到很无奈。

  「咯咯……我也不需要明白呢,你还是顾你自己吧,就别为我操心了!」张玉萍听了娇笑着对她说。

  「玉萍,要不这样,趁大国这几天晚上都住在我家,你晚上留下来,咱们三个人一起玩玩怎么样?」林瑶突然想起来对她说。

  「啊呀,你又瞎说了!」张玉萍听了娴熟的脸上一红,没好气的白了林瑶一眼说。

  「我怎么会瞎说呢,是大国亲口对我说的,他说很喜欢你呢……」

  张玉萍听了脸上更红,她根本不喜欢张大国,就拉下脸来对她说:「瑶瑶,你别听他胡说,你如果再说,我就跟你急了!」

  林瑶见她真生气了,就对她说:「行了,我不说了,没见过像你这么保守的人!」

  「咯咯,这还差不多!」张玉萍听了才高兴了起来,突然想起来对林瑶说:「瑶瑶,我呆会马上要回家的!」

  「你不是来陪我的吗?回家干嘛?」林瑶问。

  「我要回家做晚饭的,还要给陈阳复习功课呢!」

  「哦,那你再陪我一会,等大国回来了你再回去好不好?」

  「他几时回来?」张玉萍问。

  「说是四点多钟呢。」

  「好吧!」张玉萍就答应她了,因为四点多她正好可以回家做晚饭。

  然后姐妹俩坐在客厅里东聊聊西聊聊,林瑶聊的话题都是男人,把张玉萍听得都玉面通红,嘴里一直在责怪着林瑶太淫荡,其实心里却痒痒的。

  到了四点多,张大国果然按时来了,只见他长得人高马大,但是他的长相却不咋地,张玉萍真想不明白林瑶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呵呵,张老师也在呀!」张大国一见张玉萍也坐在客厅里,就裂开大嘴巴笑呵呵的与她打招呼,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张玉萍看。

  张玉萍与他是见过一面的,那次喝多了酒,还差被他给上了,所以对他的印象又深刻又令她讨厌。见他与自己打招呼,又见他两只眼睛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看,就边从沙发上起身,边对林瑶说:「瑶瑶,我现在要回去了!」她根本没有搭理张大国的话。

  张大国显得有点尴尬。

  「玉萍,大国都来了,你就再坐一会嘛!」林瑶急忙对她说。

  「不了,我要回家做晚了,陈阳可能也从学校回家了,我走了!」张玉萍说着就抓起沙发上的挎包就匆匆的离开了林瑶的家。

  「我就喜欢这么有个性的女人……」张大国见张玉萍离开了,就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那你不喜欢我吗?」林瑶听了吃醋的对他说。

  「呵呵,你是我的宝贝呢,我当然喜欢你了……」张大国坐在了她的身边,边搂抱住林瑶的身体,边色迷迷的对她说。

  「咯咯……这还差不多……」林瑶在他的怀里面咯咯娇笑了起来……

  张玉萍回到家,见陈阳已经回家了,而且在他的书房里认真的做功课了,心里也很欣慰,告诉他自己回家了,就不再打扰他做功课了,就来到厨房准备做晚饭了。

  突然接到了老公陈天华的电话,他说晚上回家吃饭。张玉萍虽然很恨他,但他毕竟是老公,又想起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公司十周年庆典,他虽然在公众场合与杨乐亲热的像是夫妻,但是自己也与宋小峰偷情了,再想想这一段时间自己也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与那么多男人发生了关系,所以也就原谅了他。还特意下楼在小区的菜场买了几个宋天华喜欢吃得菜,就在厨房忙碌了起来。
  五点多钟,陈天华就回家了,只见他一身西装革履,手里提着公文包。
  「你回来了?」张玉萍边说边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

  「嗯,儿子在家吗?」宋天华还是很关心他的儿子陈阳的。

  「正在书房做功课呢!」张玉萍边说边拿着公文包来到客厅。

  宋天华也进了客厅,他蛮以为张玉萍见了他会不理不睬的,想不到她对自己还是像以前那样,又看见餐厅的餐桌上摆了七八个菜,有几个还是自己喜欢吃得菜,瞬时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就对张玉萍说:「玉萍,你没生我气?」

  张玉萍听了对他微微一笑:「生什么气呢,都老夫老妻了!」

  「玉萍,你真好!」宋天华听了非常的感动,还想对她解释那天公司十周年庆典时,就被张玉萍阻止住了:「天华,不用说了,过去的就算了,来,咱们吃饭吧!」

  「好好好,吃饭,吃饭!」宋天华一听,心里更加的欣喜,他正怕对那天的事解释不清楚呢。

  「天华,你去喊儿子出来吃饭,我去厨房把鸡汤端出来!」张玉萍见陈天华高兴的模样,心里也高兴,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

  不一会儿,一家三口就坐在餐桌上,陈阳对他的爸爸陈天华还是有意见的,他几乎都没有搭理陈天华的话。

  张玉萍知道上次在包间喝酒,陈天华已在陈阳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今天咱们一家三口难得在一起,天华,要不要喝点酒呢?」张玉萍微笑着对陈天华说。

  「哦,不喝了,咱们就吃饭吧,呵呵……」陈天华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上次喝酒发酒疯了。

  张玉萍可能也知道陈天华为什么不喝酒原因,就对他抿嘴笑了笑说:「那就吃饭吧,免得儿子见了不高兴。」

  陈天华听了脸上一红,对陈阳说:「儿子,上次是爸爸错了,现在爸爸向你道歉!」

  陈阳好像没有听见陈天华的话似的,理都理不他,只管埋头吃饭。

  陈天华见陈阳不理他,就有点尴尬了起来,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张玉萍一见,就对陈阳说:「阳阳,爸爸跟你说话呢。」

  陈阳还是很听张玉萍话的,听了以后就抬起头来对他的爸爸陈天华说:「爸,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

  「知道,知道,爸以后保证不多喝酒了,呵呵……」陈天华见儿子理他了,就高兴的对他说。

  张玉萍见了心里也高兴:「趁菜还热,咱们快吃饭吧!」

  「吃饭,吃饭!呵呵……」陈天华笑呵呵说,而且他还帮张玉萍与陈阳都夹了菜,叫他们多吃点。

  张玉萍见陈天华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心里也纳闷,但是既然他变得这么亲热,心里也高兴,这一餐晚饭她吃的也很开心。

  一家三口吃好了饭,陈阳回书房做功课了,陈天华坐在客厅里看着新闻。
  张玉萍在厨房里洗完了碗,也来到客厅里坐下陪着他的老公。

  「玉萍,我跟你商量件事……」陈天华突然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一听就愣了一下:「什么事?」

  「玉萍,后天就是我爸七十大寿,咱们一家人都要去给爸祝寿的!」

  「哦,那当然要去的,咱们还要备一份大礼呢。」张玉萍急忙对陈天华说。
  「大礼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只要能带着陈阳一起去我爸家就可以了!」陈天华对她说。

  现在张玉萍总算明白了陈天华为什么会突然回家,而且还那么的亲热,原来是老爷子过七十大寿,他怕自己还生他气,不去老爷子家祝寿,所以回家讨好来了。因为老爷子对张玉萍特别很好的,见她端庄贤惠,所以如果做寿那天见不到她来,老爷子一定会不高兴的。

  「后天正好星期天,玉萍,你一定要带儿子一起来爸祝寿哦……」陈天华见张玉萍在犹豫中,怕她不去,就又对她说。

  「嗯,后天我会带儿子过去的,你放心吧!」张玉萍是个教师,礼节孝道她怎么会不懂呢,再说后天为老爷子祝寿的亲戚那么多,她怎么会失礼不去呢,所以就答应他了。

  陈天华听了心里非常的高兴。

  「天华,你晚上还回公司不?」张玉萍突然低声的问他。

  「晚上就不回公司了,在家里陪你……」陈天华看着张玉萍那娴熟端庄的脸说。

  张玉萍听了脸上一红,带着羞涩的模样对他说:「那你去洗个澡,咱们早点回房间休息吧!」

  「嗯,我这就去洗澡!」陈天华听了就起身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张玉萍也起身回到房间,换上一件吊带睡衣躺在了床上,心里在暗想着如果老公每晚回家那该多好啊,自己也不会出轨了,但是他这次是为老爷子做寿才回家哄自己开心的,明天一大早他就又回公司了。

  儿子都这么大了,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与老公将就的过吧,过一天算一天吧。自己有吃有穿就行了,像林瑶说的,现在趁年轻,该玩的还是去玩吧,要不再等几年老了,想玩都机会了。

  正这时,陈天华就穿着一件浴衣进了房间,张玉萍就挪了挪身体,让出床上的一边位置。

  陈天华上了床,躺在了她的身边,伸手就搂过她的身体。

  张玉萍也很温顺的贴在他的怀里面。

  「老婆,咱们亲热一下吧!」陈天华把嘴巴凑在张玉萍那白皙的耳朵边轻轻的对她说。

  「你能行吗?」张玉萍红着脸问他,因为她知道老公天天与杨乐在一起,油都被她快炸干了,怕他不行了呢。

  「老婆,你这不是小瞧我了,你摸摸看……」陈天华说着就抓住张玉萍的手牵引到他的裤裆上面。

  「啊呀,你羞不羞呀,都老夫老妻了……」张玉萍的手放在他的裤裆上,当然感到他裤裆里面的玩意儿已经翘起来了,就娇羞的对他说。

  「呵呵,谁叫你欺负我不行呢……」陈天华兴奋的对她说。

  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他们夫妻很少在一起,陈天华在张玉萍的心里也变得有些陌生了,所以她显得特别的羞涩,边在他的怀里面扭捏着身体,边羞涩的对他说:「人家那有欺负你嘛……」

  「老婆,咱们把衣服脱了吧,我想你了……」

  张玉萍虽然知道他与杨乐的亲密关系,但是听了他的话,心里还是感到甜蜜蜜的,就红着脸为陈天华脱了衣服,然后把她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
  瞬时,床上的夫妻俩都变成赤裸裸了。

              第二十八章舒旧

  第二天一大早,陈阳起来就去学校了,然后是陈天华,他嘱咐张玉萍明天一定要带陈阳去老爷子家祝寿,也就回他公司里去了。

  张玉萍想起昨晚陈天华趴在她的身上只动了十几下,其实有他没他也是一个样了,所以见他回公司了,心里反倒是感到轻松多了。她在厨房里弄了点吃的,然后换上外衣就离开了家,去学校了。

  进入办公室,见本来比她都来得早的章老师还没来,心里就有点纳闷,就把挎包放在办公桌下面的柜子里,就去她的班级监视学生早读自习了。

  来到她的班级,见学生们都很认真,又见胡强勇也难得在认真的看着课本,她心里也很欣慰。

  到了早读时间,张玉萍就回到了办公室,见章老师还没来,心里正在纳闷的时候,就接到了章老师的电话,告诉张玉萍她家里出了点事,上午她有一节课叫张玉萍代她上。下午她正好没有课。

  张玉萍当然满口答应了,她马上安排了上午的课程,见上午的课加上代课,一共有三节课,排得满满的,她一般一整天才只有三节课的,现在上午就上三节了,下午还有一节课。

  整个上午的课上好了,张玉萍感到有些累,在食堂吃了午饭后就回办公室想靠在办公桌上眯一会。

  「笃笃笃」突然有人敲门。

  「请进!」张玉萍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同事找她就是学生找她,就对着办公室的门喊了一声。

  门开了,只见进入一个身体魁梧满脸胡子的中年男子。

  「啊!」张玉萍见了吓了一大跳,心里瞬时就忐忑不安了起来,异常惊讶的对着魁梧中年男子说:「你……你怎么来?」

  这个身体魁梧,满脸胡子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胡强勇的老爸胡长青,难怪张玉萍见了会吓了一跳呢,心里也紧张与不安了起来。

  「张老师你好,我是来咨询一下胡强勇的学习情况的,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呵呵……」胡长青边非常有礼貌的对张玉萍说,边来到她的办公桌前。

  张玉萍心里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就凭胡强勇的成绩,用得着胡长青来她的办公室咨询吗?还不是多此一举吗?他突然来办公室找她,一定是有目的。

  但是胡长青都说是咨询他儿子的学习情况了,张玉萍也没有理由拒绝他,因为家长来问老师,想咨询孩子的学习情况,怎么可以拒绝呢,所以张玉萍也就有礼貌的对他说:「哦,那你请坐吧!」

  「张老师,你办公室就你一个人吗?」胡长青坐下来后,就抬头看了办公室,然后问张玉萍。

  「哦,还有一个老师呢!不过她今天请假了……」张玉萍客气的对他说。
  「这样啊,那今天你岂不是一个人在办公室了?」胡长青对她说。

  张玉萍突然感觉到不太对劲,胡长青不是来咨询他儿子的学习情况吗?怎么老打听起自己是不是一个人在办公室呢?莫非他想……

  啊,张玉萍想到这里,吓得浑身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但是她见办公室的门还开着,又是大白天的,学校里还有那么多的老师与学生,胡长青不会胆大的想在办公室里强暴她吧,所以就定了定神,坐正了身体装出一副老师对家长谈话的严肃表情对他说:「胡强勇家长,你不是来问你儿子的学习情况吧,那问吧!」
  「啊呀,张老师,我儿子的成绩还要我问你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反正他上完高中就不念大学了。」胡长青边不以为然的说,边贪婪的盯着张玉萍看。
  张玉萍听了他的话,又见他贪婪的盯着她看,瞬时就吓了一跳,因为她已经知道胡长青来找她的目的了。当下就警惕了起来,眼睛时不时看着门外。

  「张老师,我与你在谈话呢,你没听到吗?」

  「哦!」张玉萍听了惊了一下,然后问他:「胡强勇家长,你既然不是来咨询你儿子的学习情况,那你来是干嘛的?」

  「叙旧!」

  张玉萍听了瞬时就玉面勇红了起来,带着惊慌的表情对他说:「你可别胡说,咱们叙什么旧呢?」

  「张老师,你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啊,没几天的时间,就把那么刺激的事都忘记了?」胡长青慢条斯理的对她说。

  「你……」张玉萍被他说得又羞又恼,竟然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了。

  「张老师,上次你来我家的家访,你还满意吧?」胡长青又慢条斯理的问她,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玉萍胸部两只高耸的乳房看。

  张玉萍被他惹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隐隐中还感到了刺激,就白了他一眼说:「你到底想干嘛?」

  「不是对你说了吗?叙旧!」

  「你……你如果没事就请你出去吧!」张玉萍被他气得已经忍无可忍了,就下了逐客令。

  「呵呵,你想撵我走吗?」胡长青一点也不着急,还笑呵呵的又慢条斯理的对她说。

  「就算是吧,你来咨询孩子的学习情况我欢迎,你来捣乱,对不起,我不欢迎你!请你出去吧!」张玉萍拉下脸来对她说。

  「张老师,不带这样的,都说一夜夫妻百恩,你是不是太绝情了?」胡长青也被张玉萍的话说得拉下了脸对她说。

  「绝情?胡长青,你上次强暴了我,我没去告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还敢说我绝情?」张玉萍听了也气不打一处来,非常恼火的对他说。

  「行了,你看看这是什么?」胡长青见她突然发火了,就拿着手机递到张玉萍的面前给她看。

  张玉萍的眼睛本能的往他的手机上一看,瞬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感觉浑身软绵绵的,心里面又忐忑不安了起来,随着整个人都发愣了。

  原来,胡长青的手机上是张玉萍到他家做家访时被他强暴完以后拍的赤裸照片,难怪张玉萍看了整个人都发愣了起来。

  「嘿嘿……」胡长青见张玉萍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就对她讶笑了一声说:「你如果不想让你的裸照贴在学校里,就乖乖的听我话!」

  张玉萍脑子里就莫名的想到了胡强勇,他们俩父子都是这种阴险的小人,自己居然会被这样的俩父子所威胁,但是有把柄握他们的手里,张玉萍也只好忍气吞声了:「胡长青,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与你叙旧,你没听到吗?」胡长青色迷迷的对她说。

  「可这是学校里的办公室啊,你先回去好吗?」很明显,张玉萍看到胡长青手机里的裸体照片,她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话也带柔和了。

  「我就是想在你的办公室里与你叙旧,这样才刺激呢,嘿嘿!」胡长青兴奋的对她说。

  这胡长青与胡强勇俩父子长得都那么的高大魁梧,又都是犟脾气,张玉萍知道今天又难逃一劫了,想起昨晚老公趴在她的身上只动了十几下高射出来了,又想起林瑶说得话,趁现在还年轻,想玩男人就玩玩好了。免得再过几年等人老珠黄了,想玩也玩不起了,现在胡长青送上门来,就当玩玩他也好,自己舒服还不说,最主要的是让他不要把自己的裸照公开出来。

  张玉萍想到这里,就下定决心玩玩胡长青了,就对他说:「那好吧,你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了,我就满足你的刺激的欲望!」

  胡长青听了瞬时就欣喜若狂了起来,急忙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了,再来到张玉萍的身边猴急的对她说:「张老师,趁现在没人,咱们快点开始吧!」说着他就急忙脱他身上的衣服。

  「等下!」张玉萍一见,就喊住了他。

  胡长青也本能的停止了脱衣服的动作,满脸疑问的看着张玉萍:「咋了?」
  「这是在办公室,你把裤子脱下来就可以了!」张玉萍红着脸羞涩的对他说。
  「什么?光脱下裤子有啥意思呢?还是全脱了吧!」胡长青边说边迅速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瞬时他胯间的那根黑大屌就暴露了出来。

  张玉萍见他不听却,还是把衣服脱光了,也没有办法,突然见他胯间的那根黑大屌,芳心一荡,浑身就有了反应,阴户中也变得湿润了。

  「你咋还不脱衣服呢?」已经全身赤裸裸的胡长青见张玉萍还坐在办公椅子上,就满脸惊讶的问她,因为他做事都直来直去的,不喜欢那种拖拖拉拉的。
  「你急什么嘛?」张玉萍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要玩玩这个长相粗鲁的人,所以就慢条斯理的对他说。

  胡长青一听,突然一步跨到她的身边,把她从办公椅子上抱了起来。

  「啊……你干嘛?」张玉萍忘记了胡长青是个粗暴的人了,瞬时就惊叫一声,但是她的身体已经被他抱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你就大声的叫吧,让全校的师生都知道……」胡长青边压低声音对她说,边伸手就扯她身上的衣服。

  张玉萍听了他的话,又见他在扯她身上的衣服,就吓得半死,急忙低声对他说:「别扯了,我自己脱!」如果衣服被扯破了,怎么回家?

  「那你要好好的配合我?」胡长青双眼瞪着她说了一句。

  张玉萍已经领教过他的粗暴了,当下就看着他急急点了点头。

  胡长青才不扯她的衣服了,就伸手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

  张玉萍也真的很配合他,只一会儿的时间,她身上的衣服就被胡长青扒光了。
  只见她浑身如疑脂般白嫩的肌肤就显露了出来,胸部两只高挻丰满的白嫩乳房,褐红色的乳头傲立在乳房的顶尖处,浑圆富有弹性的乳房在她的胸部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雪白光滑的小腹下面的阴阜上是一丛乌黑浓密的阴毛。两条修长匀称的白嫩光滑的玉腿。

  胡长青看得都直差点流出口水了,此时的他兴奋不已,站在办公桌边上,急不可待的抓住张玉萍的两条小腿用力的往身边一拉,就把张玉萍的整个身边给拉了过来,屁股整对着办公桌的边缘。

  张玉萍浑身赤裸裸的昂躺在办公桌上,突然整个身体被拉到了胡长青的身边,屁股正压在办公桌的边缘,她羞涩的半死。

  胡长青又急忙把她的两条雪白大腿分开,使她的两条大腿之间的阴部完全的暴露了出来,然后又把她的两条玉腿分别扛到肩膀上,再把脸埋在了张玉萍的两腿之间,先是用他长满胡子的下巴贴在阴部上摩擦了几下,然后就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在阴户中舔舐了起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张玉萍的阴户突然被胡长青弄得异常的奇痒了起来,淫水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难受的她紧皱眉头,闭着嘴巴,在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唔唔声音。

  看胡长青是个粗人,但是他的舌功却很精细,只见他的舌头一会钻入阴户中,一会又在阴户里面的鲜红嫩肉上舔舐着,一会又刮舔着阴户上端的敏感阴蒂。
  把张玉萍弄得阴户里面的淫水像决堤般的涌了出来。难受得她浑身不停的在办公桌上游动着。听到办公室外面学生们的喧哗声音,自己居然赤裸裸的昂躺在办公室里面的办公桌上,张开两腿挂在胡长青的肩膀上,阴户被他的嘴巴玩弄着,她感到特别的羞涩,同时也感到异常的刺激……

  胡长青的脸埋在张玉萍的两腿之间用舌头弄了好一会,才把脸从她的两腿之间抬了起来。

  张玉萍见他的脸离开了自己的两腿之间,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两只美目偷偷的瞄了一眼胡长青的脸,瞬时她就羞涩的玉面通红了起来,因为她看见胡长青的嘴巴上都湿漉漉了,知道这都是自己阴户里面流出来的淫水。

  胡长青把她的两条雪白光滑的玉腿从他的肩膀上放了下,然后直起身体,由于他长高大,胯间的那根黑大屌正好对准张玉萍两腿之间的阴户,他毫无犹豫的就把他胯间的黑大屌插入了张玉萍那已经湿透了得阴户之中……

  「唔……」由于胡长青的肉棒特别的硕大,张玉萍突然感到阴户中被填得非常的饱满,就不由自主的紧皱眉头呻吟了一声。

  胡长青这时把张玉萍的两腿玉腿夹在腰间,开始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唔……唔……唔……」张玉萍感觉粗壮的棒身摩擦着阴户中的嫩肉是非常的舒服,就皱着眉头在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呻吟声。

  「扑滋,扑滋,扑滋」胡长青的粗壮肉棒不停的在张玉萍越来越湿润的阴户中插着……

  张玉萍不敢大声呻吟,怕被办公室外面的人听到,因为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不时的有师生们的走动,所以此时的被胡长青抽插得舒服与难受起来的时候就紧锁眉头,咬紧牙根,两只手常紧紧抓住办公桌的边缘,只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呻吟声。

  大概四五分钟过去了,突然听到「笃笃笃」有人敲门的声音。

  张玉萍与胡长青听到同时吓了一大跳,胡长青急忙停止了抽插得动作,静静的听办公室门外的动静。

  张玉萍吓得连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这个时候谁会来找自己呢?

  此时的她浑身赤裸裸的昂躺在办公桌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夹在胡长青的侧腰上,阴户中还插着一根粗壮的大肉棒,要是这么个淫荡的姿势被别人看到,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笃笃笃」

  「张老师,在吗?」

  张玉萍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班长张凡在外面敲门,瞬时吓得她都不知所措了,整个人都发愣了。

  「张老师,张老师,我是张凡呢,开下门好吗?」门外的班长张凡不断的喊叫着。

  张玉萍听了越来越紧张了,整棵心都提到胸口了。

  突然见胡长青暗示她把门外的学生打发走。

  张玉萍也知道,如果不尽快把门外的张凡打发走,就会引来别的师生,当下就硬着头皮清了清嗓了对门外的张凡说:「张凡,什么事?」

  「张老师,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张玉萍问。

  突然,胡长青又开始轻轻的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意思叫他不要抽插了。

  但是胡长青不听他的,只管挻动着屁股慢慢的抽插着,肉棒在阴户滑进去又滑出来。

  张玉萍突然感到异常的刺激,自己边与门外的学生说话,阴户中边被胡长青的肉棒抽插着。

  「张老师,是关于胡强勇的事……」门外传进来张凡的声音。

  张玉萍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张凡是来打胡强勇的小报告了,这个张凡虽然是个班长,但是他心眼太小了,喜欢打小报告,这张玉萍都清楚的,所以就对忍住阴户中舒爽与难受的感觉对门外的张凡说:「张凡,胡强勇也不打算念大学了,就随他吧,你先回去吧,老师在午休呢……」

  「哦,那我不打扰老师的午休了,我回去了……」门外的张凡说。

  张玉萍听了才松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门外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胡长青才又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感到特别的刺激,喉咙里又发出急促的唔唔声音。

  十几分钟后,胡长青才射了出来,张玉萍也达到了高潮……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