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艳仕途   女友小说 

娇艳仕途

文化局里面,钟玉仙本是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那眼神,那气质,用天生尤物来形容亦不为过。两个月年前,钟玉仙不知通过什么关系,从经济效益不好,有时连工资都开不出来的歌舞团突然空降到了文化局。


  近两个月来,原本就非常漂亮的钟玉仙浑身上下好像脱抬换骨一般涣发着莫名的光泽,令人不敢逼视,娇艳的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花,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像一只只饿极的野狼,猛吞口水。


  闲来无事的钟玉仙在摆弄着手中的新手机。这款手机她很喜欢,不仅是因为它的款式新颖精致,功能齐全,更主要的这是他送的。一想到他,钟玉仙的脸上露出了连她都没有意识到的幸福笑容。纤细的玉指轻轻点头,她便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她知道他很忙,只要他能抽空看一眼就行,根本没有指望他回信息。


  就在钟玉仙发完短信时,桌上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副局长卫国东打来的,说有事想找她谈谈。


  看着那妖娆的人影扭着那如水蛇般的细腰走进他的办公室,卫国东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心陡然加快了,那种兴奋感觉令他脸色潮红,口干舌躁。


  “局长,您找我什么吩咐?”


  她的笑是那么的美,卫国东看得一愣,随后沉迷在其中不可自拔。直到钟玉仙再她时,卫国东才反应过来。他咳了声,借此掩饰心中的尴尬,热情地道:“小钟,坐坐……”说此,见钟玉仙并没有依言坐下,又道:“小钟,你不要那么拘谨吗?”


  刚才卫国东的眼神她看到了,说实话,那种眼神她见过很多,她非常厌恶。钟玉仙眉头微皱,道:“不用了,钟局长,你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吧。”


  虽然心里告诉自己要保持领导的仪态,但是看着那妖娆的女人站在他的面前,卫国东的心好像蚂蚁在爬似的,眼睛又禁不住地望向钟玉仙。映入眼帘是这位昔日舞蹈团台柱的那双雪白,纤细,浑圆的玉腿。看到那双腿,卫国东的心更热了,道:“小钟啊,我自上任以来都还没有找过你谈话,怎么样,在工作中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向我……可以向组织提吗?”


  钟玉仙道:“没有,局里的安排我很满意。”说此,又顿了顿道:“谢谢局长的关心。”


  听到那谢谢局长的关心,卫国东心中一动,这女人莫非对我有意思?不然咋那样说呢?钟玉仙的那句话,给了卫国东一个‘投桃抱李’的错误信号。其实钟玉仙想的是,他终究是局里的副局长,我在文化局,跟他的关系还是不要搞得太僵了。


  “不要那么客气吗?”说此,卫国东禁不住又看了一眼面前妖娆的女人,心想:“她的腿那么长,要是用腿给我……那种感觉一定很爽。”身为文化局的员工,平日他也没忘记研究一下某岛国的文化,对里面的一些‘精髓’领会了不少。想此,卫国东暗感脸红,同时心中暗暗焦急怎么找不到一个跟钟玉仙聊天的话题。他找钟玉仙来并没有什么公事,无非是想找一个跟这个他第一眼看到便为之着迷的女人单独聊天的机会。


  他终究是一个脑子活络的人,想了一下便找到了一个话题。他装作很亲和的样子说:“小钟啊,我老婆就是你们市歌舞团的,说起来,我们也不是外人。”


  “哦。”钟玉仙淡淡地哦了一声。


  钟玉仙的反应让卫国东有些心灰意冷,原本他以为这个话题会让他跟钟玉仙有些话说的。就在卫国东开动脑子想要找其它话题时,‘嘟嘟’手机信息声响起,打断了他所有的思路。


  他手机信息声不是这个声音,那不用想,这信息自然就是钟玉仙的了。


  钟玉仙听到那信息提示声,好像中了五百万彩票似的,脸上,身体里散发出了一种兴奋感。仔细一看,那小脸儿还有些微红。她微微欠了身,道:“对不起,局长。”说完,也不顾忌卫国东就在面前拿出了一下信息。


  彩色的屏幕上一下闪现出了“宇宇”两个字,她的心一下跳动了起来。“宇宇”就是他的代号,她怕他打来了电话被同事看到,只好给他起了一个小孩子的名字。打开信息窗,见上面写道:“谢谢你,以同样的心情祝你快乐!”那几个字化为一阵暧流,流入心海,让钟玉仙感觉一阵甜蜜温暖,情不自禁地将手机紧紧握在手里,生怕飞走了似的。


  卫国东也曾经年轻过,钟玉仙甜蜜幸福的样子代表着什么,他自然知道。他火热的心不住地往下坠,直至意冷心灰,同时心中暗想:“给她发信息的人那是谁啊?莫非是他的老公。不,不对,听丽婷说,她跟他老公离婚了。不是他老公,那是他新交的男朋友。”想此,卫国东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嫉妒。为什么那个让她笑脸如花,巧笑嫣兮的人不是我呢?


  “对不起,局长,刚才我失礼了。”说此,钟玉仙对卫国东道:“局长,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出去做事了。”


  这个妖精有了男人就连我这个局长都不放在眼里了。局里的那些女人巴不得有这样一个跟我单独相处的机会呢?经过刚才的事情,他没有心情再跟钟玉仙谈下去了,只道:“没事了,你出去吧。”


  “好的。”


  看着钟玉仙那浑圆的屁股在紧身牛仔裤中扭动着走出他的办公室,卫国东看得双眼喷火,道:“小钟啊,以后有什么需要跟组织说哦。”

  看着手机上弹出的信息:亲爱的,我想你,你要为我好好保重你自己哦?祝你天天开心,永远快乐,不要有任何的忧愁。你的小玉仙。看到这则信息,叶宇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有股暧流流过似的,暧洋洋中,荡漾着一圈圈暧昧的涟漪。脑海中,那个娉娉婷婷的妙人儿便浮现在了眼前……他跟钟玉仙认识于三年前,那时,她是市歌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可真正与她结缘的却是在两个月以前。那时钟玉仙通过他调到文化局后,为了答谢他,特意为他选购了一套名牌西服,在一个周五的下午来他的办公室送给了他,并想晚上请他吃饭。其实在心里,他也非常愿意跟这个天仙似的女人吃饭,只是那晚上只好有一个饭局,只得改天。为了表示心中的歉意,他说改天他请他。


  钟玉仙走后,他打开一看那是一套名牌西服。她好像眼他心有灵犀似的,选的颜色是他最喜欢的藏青色。衣服不错,送它的女人更是不错,叶宇自是满心欢喜。但是一想,这套衣服肯定价格不菲,至少要花去钟玉仙两个多月的工资,心中又有些过意不去。便想着,怎么给她补偿一下。至少也使自己的心里找一点平衡。这样一想,便给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手里正好有前几天范晓伟送来的‘新华都’两千元的购物券,虽然不能抵消那西装的费用,也不失为一种补偿的手段。


  星期天的下午,他闲着无事,开了车想出去兜兜风,就给钟玉仙打了个电话,问她去不去,没想到她竟然一口答应了。他就接了她,开车上了通往雅布拉盐池的公路。


  至今,他还记得那一天钟玉仙的模样。那天,钟玉仙特意打扮了一下,脸上化着淡妆的她跟以前他去看她演出时,化着浓妆的她有所不同,看起非常清新自然。穿着倒是变化不大,依然是常见的紫色的丝质T恤搭配着一件紧身的件仔裤。


  T恤丝质极为柔软,几乎紧贴着她的身体,显得她的身段无比的婀娜曼妙,那如竹笋般的玉峰在胸前娇俏的顶起,留下一座完美的山峰弧形,腰间系着一条女式牛皮宽厚皮带,更显她纤腰的纤细,增添了一种时尚的感觉。紧身的牛件裤最显身材,将她那浑圆的屁股包裹得紧紧的,衬托她的两条玉腿无比的修长。


  她的这身穿着都很普通,不过普通的衣服穿在钟玉仙的身上却有一种动人的味道,更洋溢着一丝女性所追求的性感。


  那条路上车辆极少,而且极为荒凉,一出M市,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片苍茫戈壁,让人顿感天地宽阔,心胸开朗。叶宇常常开车穿过这片大戈壁,然后来到沙漠中的烽火台,一个人静躺在沙子上仰望一会蓝天,或者站在烽火台上待上半天,便觉得绾在心里的结一一化解开来,心也随了天地宽广深远了。


  钟玉仙是第一次上这条路,感到十分新奇,就问他:“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他玩笑说:“要出国叛逃。前面再走公里就是内蒙古,穿过内蒙,就是蒙古国,穿过蒙古,就是俄罗斯。”


  钟玉仙一下子开朗地大笑着说:“好呀,明天的新闻肯定有看点了,标题就是:叶市长携一不明身份的女子出国叛逃。”她的体态无限美妙柔滑的肩膀,笔直纤细的腰肢,坚挺浑圆的胸部,还有深陷在坐椅的饱满臀部……这一切组成了她那无以伦比,有如天俄般的曲线。坐在他身边,就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这时,她这么,堪称放肆的一笑,腰肢乱颤,胸部动个不停……他亦看得心神摇曳,脸色微红,心中有些激动,笑了笑说:“不对,应该是叶宇挟M市美女出国叛逃,这样岂不更有轰动性?”


  钟玉仙大笑着说:“这样好是好,但是却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因为不是你挟持,是我自愿的呀。”


  他心中一动,目光紧看着她,高兴地说:“玉仙,你真的不怕?”


  钟晶晶脸色微红,那清丽的眸子里闪动着一丝莫名的光彩,说:“跟着你我还怕什么?”


  他并没有收回目光,依然紧看着她,手想要伸过去拉她,不过一下子又缩了回来,说:“那好,我就带你看看我常去的地方。”


  钟玉仙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发现他紧盯着她看,慌乱地将脸转过其它地方,说:“你常到这里来吗?”


  他看着对方留给他的那完美无瑕的侧面,心中的涟漪并没有泛散,相反的,更是肆意,说:“是的,在城市的钢筋混凝土中待久了,就想在这远离尘嚣的戈壁大漠中寻找一点心灵的慰藉。有时候也真奇怪,当我心情烦躁的时候,一个人来这里待一会,静静心,就好多了。”说着,一打方向盘,向烽火台的方向开去。


  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浩茫如烟,混沌一片。天地相连处,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座耸立的土桩,仿佛一位翘首了望的牧羊人,正清点着他的羊群,那便是叶宇常去的烽火台。


  他用手指着前面说:“你看,那个地方,就是我常去的地方,也是我心灵慰藉的地方。”


  钟玉仙不解地说:“像你这样的大领导,也有心情不愉快的时候?”说话的时候,她看着他,就那样看着,好像有欣赏,又有些情意。


  他哈哈一笑,抛弃里平日的严肃庄重,哈哈一笑道:“不管他的官有多大,是人都有不愉快的时候。”


  钟玉仙哦了一声,笑问道:“那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也不好?”


  他笑看着她,带着半分俏皮,带着半分打趣的意味笑着说:“今天不,有你在,心情能不好么?”


  钟玉仙闻言,脸色仿如染了桃花一般,娇艳欲滴,这一次,她并没有逃避他那炽热的眼神,眸子似水,荡着一丝丝情意说:“那你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来陪你。”


  闻言,他心里不由得一跳,将车停了下来,目视着她说:“真的?”


  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了头说:“真的。”第一次给丈夫以外的男人那样看着,那丝动人的红晕将她的耳根子都染红了。


  叶宇见钟玉仙面带桃色,那娇羞动人的模样,心中长久被她压制的情火一下子蹿了出来,痴痴地看着她,说:“你真好!”


  钟玉仙半仰了脸,幽幽地说:“好什么呀,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那红通通的,娇艳得如花一般的小脸儿就在面前,他的一颗心跳得厉害不已,嘴动了动,很想亲一口,可是又有所顾忌,不敢下手。如今,他深处高位,却不愿意用自己的特权来迫使一个女人屈服。现在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愿不愿意……虽然,他在政治上精明强干,可是在男女一途上却有些迟钝,难怪昔日玉欣说我像傻瓜。


  呵呵,我现在不就像一个傻瓜吗?

  他笑着说,颇为一方诸候的豪气道:“那算什么呀,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尽管说。”说着突然想起了给她带的购物券,便掏出来递给她:“我这里有张新华都的购物券,留着也没用,你拿去用吧。”钟玉仙急忙缩起:“不用不用,还是你留着吧。”说着,摇了摇头,摇出了一脸的灿烂来,眼里弥漫了水汪汪的光泽,看上去越发得娇羞迷人。


  他说:“拿着吧,不就一张购物券嘛。”说着就往她的手里塞。她将手藏在了身后,而胸脯却显得越发凸显,低垂的领口经双乳一撑,正好现出了深深的乳沟。


  叶宇看得心里一紧,就一伸手,将购物券塞进了她的乳沟里。


  钟玉仙立刻取出购物券,扔到了前面的车台上,红了脸说:“你咋能这样?”


  他也不知道咋就那样做了,脸唰地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玉仙,你是不是生气了?”钟玉仙不敢看他,只低了头,声若蚊蝇般地说:“没有。”


  听到没有这两个字,他好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似的,再看她时,她那小脸通红,娇羞的样子越发迷人,热血一子就涌上了他的头脸。他一把揽紧了她,粗壮的手如饥似渴地在这妙人儿身上抚摸着,平日里,那令他为之心动,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浑圆屁股更是受到了他的重点关照。他本想将手伸到里面去的,无奈她的裤头很紧,而且又系着皮带,让他无法下手。


  钟玉仙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浑圆的臀部此刻正被他肆意地抚摸,揉捏着,虽隔着一层牛件裤,但是她还是清楚地看感受到了他的炽热极力度。想推开她,可是越推却给他搂得越紧了。


  说实话,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她对他很欣赏,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可以说,这种欣赏是一个女人对于一个男人的好感。但那仅是好感而已,要她……突然间,钟玉仙浑身一颤,继而一阵哆嗦,原来是他已经将她的T恤撩了上去,手伸进她的身体里面,霸道地侵略着她。现在她知道她已经无力反抗他,只幽幽地道:“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声音很轻。


  他的眼神炽热,闪动着熊熊的火焰,足以融化任何一个女人心防,语气痴心又缠绵:“玉仙,我爱你。自从三年前认识了你后,我就一直默默地爱着你。”


  感觉着怀里的身体逐渐的变软,他的胆子又大了许多,道:“你让我抱一会儿好吗?说完,顿了一下,他又说:”我不是和你做交换,是真的喜欢你。“钟玉山实在想不到他一个那么大的官,说话的时候竟像是一个小青年,弥动着年轻人的热血与痴缠。感受着他的手慢慢的往上,来到了她的胸前。她感觉到自己那娇柔的玉峰正刻被他所掌握。他好会摸,摸得浑身哆嗦。也许是看他太可怜,也许是她心中早有感觉……她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看她就再没有挣扎。他好像得一个得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心爱玩具那般迫不急待地紧紧地抱着她,喘着粗气,那炽热的粗气正好拂在她的发梢上,那发梢就随之轻轻地动。她的脸深深地埋在他的胸脯上,他看不清她是怎样的表情,只觉得她的身子渐渐地变热了,也不再哆嗦了。


  他用手捧起她那如花蕊般的脸蛋,一下亲住了她。她好像又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这便给了他极大的鼓励与勇气,他用嘴撬开了她的双唇,将口对准了口,亲到了一起,才觉得她的口里是如此的香甜。


  就在他要有所行动时,那该死的手机却响了,让他错失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过自那以后,两人的关系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有空没空,便发着短信。短信的内容由最初的单纯问候逐渐升级,变得暧昧起来……

  【完】
评论加载中..